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寻唐(枪手1号)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一战

      与过往所有的战争模式一样,率先发动进攻的,永远是那些被视为消耗品的民夫。发起冲锋的他们,甚至连一件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很多人,还都是拿着木棍之类的玩意儿。吐蕃军也没有指望他们就能攻下眼前的县城,而是要利用这些人去清除攻城的障碍以及消耗城上的防守物资。

    丁青只是一个小县城,不管他们准备的如何充分,储备的军用物资都是有限的。射出一支箭杀伤了一个民夫,那么就少了一支箭射杀一名精锐武士的可能性。

    就眼前看到的,丁青县的防守,还是中规中矩的,不过是在城墙的前方,用石头,土堆,鹿角,拒马等为障碍,在地上洒了一些铁蒺藜,靠近城墙的几十米处,挖掘了一些壕沟而已。

    民夫的作用,就是将这些障碍清除,然后将壕沟填平。

    急如风暴如雨的鼓点之声,摧促着民夫向前奔跑,在他们的中间,一些小部落的吐蕃武士则纵马来去,不停地喝斥着畏缩的民夫向前,但凡稍有迟疑,便是重重的一鞭子抽下来。

    说起来,这些小部落的吐蕃武士也不过是高级一点的牺牲品而已。如果民夫取得了但凡一点点突破,接下来他们就要冲上去了。而在这个时候的攻击,往往也就是伤亡最大的时候。但处在食物链底部的这些小部落的武士,与民夫一样,也是无从选择,只有服从,用性命相搏从而为部落争取到稍好一点的待遇和福利之外。

    无法躲避,无法后退,光秃秃的开阔地,完全处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民夫们只能拼命地加快速度向前奔跑,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扛起一个什么障碍啥的,然后再往回跑。这样,便可以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存活的时间。

    向前跑,要快。

    向后跑,自然就要慢一些了。

    说不定等一趟跑下来,自己就转到后面去了。

    代恩措巴看着丁青县城头,皱起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别看只是一些民夫,但好几千民夫乌泱泱地往前冲,中间还夹杂着那些小部落的武士,声势可还是相当吓人的。但城墙之上,到这个时候,还是静悄悄的,安静得似乎没有人一般。

    这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城头之上此时人声鼎沸,士兵往来奔走,还击此起彼伏,代恩措巴反而会更放心一些。

    但现在这样的状态,就让他无法舒展心怀了。

    因为这样的状态,代表着守卫城头的,是一支训练有素而且非常熟悉战争的成熟的军队。他们现在不是没有反击能力,他们是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不击则已,一击则要取得更大的效果。

    这让代恩措巴牙痒痒的。

    不是说盘踞昌都的只是一群农奴吗?可是现在怎么看,都像是一支正规军。

    到现在为止,丁青县的反击都没有展开,他们的远程武器,例如强弩,投石机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动静儿。

    他们不可能没有,必然是另有盘算。希望这些民夫能够激发这些武器的还击,如此一来,他就可以锁定对方的投石机之类的位置,然后集中己方的投石机,凭着数量优势,将这些玩意儿一举摧毁。

    但是事实,却让他失望了。

    伴随着曾让代恩措巴丧魂落魄的那个熟悉的军号之声,城头之上,蓦然站起来了一排人,弯弓搭箭,羽箭啉啉飞出。

    凭着居高临下以及现在顺风的优势,他们能将羽箭射到一百步开外仍然具有杀伤力。

    一排羽箭射出之后,第二排又已经站了起来。

    两排士兵此起彼伏,不停地弯弓搭箭,将羽箭倾泄到正在疯狂地清理障碍的民夫人群之中。

    现在民夫的队伍已经开始混乱起来了。

    前方率先抵达的,伸手抓住一样东西,不管是啥,往肩上一扛,转身便跑。而后面的还在往前涌,加上中箭倒地的,整个战场瞬间便变成了一锅粥。

    “薛清,薛清!”薛仁孝大声吼叫着。

    “我在这呢,叔!”

    “你箭法是我们这儿最好的。”薛仁孝指着在人群之中纵马奔走的那些吐蕃骑士,“你专门射他们,有把握吗?”

    “试一试,太远了一些。”薛清有些为难。那些吐蕃武士,最近的离他也有百来步呢,再加上民夫遮掩,对方又不停地在移动,想要命中这些人,难度颇大。

    弯弓搭箭,瞄准了一个武士,屏息良久,一箭射出。

    羽箭带着风声,擦着那名武士的头顶飞过,倒是将对方吓了一跳,一缩脖子,往城墙之上看了一眼,不自觉地带马往后退了好几步。

    “差一点!”城头之上,发出一片叹息之声。“再来,再来!”

    一片呼喝声中,薛清再一次张弓搭箭,嗖嗖嗖三箭连珠,还是没有射到吐蕃武士,倒是两箭误中副车,射倒了两个民夫,最后一箭,射在了另一个吐蕃武士的战马身上,那战马吃痛之下狂奔乱走,竟是将那名吐蕃武士掀下马来,跌了一个七荤八素,狂奔的战马,又撞倒了一大片的民夫。引起城头之上一片喝彩之声。

    民夫的损失,不会让代恩措巴有丝毫的动容。就算死光了,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再征来一批罢了,这高原上的贱民,就像是野草一般,割掉一批,总是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又生长出一批来。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就这么统治着这片区域,也没有见人丁有多少减少。倒是手下这些精锐的武士需要爱惜,只要还有些人的坚定支持,他们的统治就会稳如泰山。

    “可恶的唐人!”那熟悉的军号之声,将代恩措巴又引回到了过去那令人不堪的记忆当中,他们曾经威风八面地杀入到了唐地,甚至还曾一度攻入到了河东地区,可是最后,他们就是在这个嘀嘀哒哒的军号声,败出了河东,败出了银州,败出了甘州,然后又被从青海一路撵回到了高原。而这些战争,作为当年远片军中的一员,作为当时大论吐火罗身边的一员偏将,他听得实在是太多了。

    “督战队上前,再补充一千民夫进去,给我用最短的时间,扫清障碍,填平壕沟。”代恩措巴怒吼道。此刻,他很想用最快的速度杀进丁青县城,然后找出那个吹喇叭的家伙,把他大卸八块。

    他不想再听到这令人讨厌的喇叭声。

    城墙之上,士兵们冒着石弹强弩的攻击,一轮一轮地射击着羽箭,殂杀着那些民夫。不时有人倒下,但马上就会有人又补充下来。

    这些人,算不得正规军队,只不过是进行了一些简单地训练而已,而拉弓射箭,对于这片高原上的人来说,原本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

    他们自然也害怕,可是与下面的吐蕃军有督战队一样,在这些箭手的身后,也是有着督战队的,无令而退,早先那两个人,就是榜样。

    尸体从一百步开外,慢慢地向着城墙方向延伸,大半个时辰之后,城墙前被清除了百余步的宽敞场地,再一次冲上来的民夫,则是背着一个个的草袋子,袋子里装满了沙土,跑到壕沟前,投进去,然后转身再跑。

    此时,他们距离城墙,不过只有三十余步的距离,城墙之上也不再仅仅是羽箭攻击了,这一次,成排成排的弩箭手,也冲了上来。

    密箭的羽箭如同飞蝗一般地射了下去,将民夫如同割草一般地射倒在当面,不少人更是直接被射中之后倒进了壕沟之中,成了填埋壕沟的一部分。

    再多的障碍终于有被清除干净的时候,再深的壕沟也有被填平的时刻。当民夫们再一次冲上来的时候,他们的肩上扛着的已经变成了简易的梯子,

    “弓箭手退后,仰射,阻断!”薛仁孝拔刀站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短兵相接了,民夫之中,夹杂着不少的吐蕃武士,而大批的精锐武士,已经开始集结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城墙的后方,几十台投石机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张淼要把这些东西都留给那些精锐的吐蕃武士,尽可能地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有可以预见得到的损失来杀伤那些民夫,太不值得了。

    那些架在城墙上半部的木头格子,此刻正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对方的梯子无法靠近城墙,只能搭上这些木头格子,这给城头上的士兵们反击制造了极好的机会。敌人就算爬到了这个高度之上,他们还要从乱七八糟的木头格子中穿行,而在这些木头格子上面,又被钉上了无数的倒刺,想要通过,就必须得清理,两军对垒,那里会给你这个时间。一根根的长矛探出去,轻而易举地便将这些人戳死在当场。

    有的人中枪掉落下去了,有的人死了,却还挂在这些木头格子上。而在城头之下,更多的人,则是倒在了进攻的路途之上。

    愈是靠近城墙,人群便越密集,相应的,死伤也就更大。

    打到现在,丁青县甚至都没有动用过一次远程压制武器,连滚石,擂木这些常规的武器都没有用过,吐蕃军已经是伏尸累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