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五百〇四章 去寻找家乡之旅

      山林中,楚红低着头,仔细地在草丛中寻找着消肿化瘀的草药。

    但是陆原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脸上的伤痕什么的,他根本不在乎。

    他在山林中跑来跑去,这边看看,那边瞧瞧,希望能想起一些什么,对于这个世界,他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了解的渴望,这不仅仅是本能,而且也是内心深处某种无形的指使。

    没多一会儿,他已经把楚红远远的甩在了身后,不见了踪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不知不觉到了山顶。

    眼前的景象一片开阔宏远。

    这不是孤立的山,这里是群山环绕的连绵山地,远处一座座山头林立,绿色地毯从这里一直铺向远方。

    陆原站在山顶,久久看着眼前,慢慢的,他的目光黯淡下去。

    他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眼前的景象,是那么的陌生。

    他带着失望,慢慢的走下山顶。

    和上山时候到处跑到处看不一样,现在他只是低着头,心里莫名的惆怅。

    但突然,他心里一动。

    眼角似乎看到了某种东西。

    绝对和这个山林格格不入的东西,就挂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走得近了,陆原脸色也变了,紧接着,他差点没忍住呕吐起来。

    那是一只手,残肢,触目惊心的挂在低矮的树枝上,连带着皮肉耷拉在那里,断口参差不齐,看起来这断手就像是被硬生生从身体上撕扯下来的,陆原似乎都能听到当时候那种惨叫声了。

    血已经干涸了,树下的草丛上也可见斑斑血点。

    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会有断肢?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者是谁?

    难道是竹里馆里的人?那也不对,馆里并没有人失踪啊。

    陆原目光又是一动,他小心的伸出手,在断手上摆弄了一会,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一个东西,那是断肢上的手镯。

    手镯是黑铜色,看起来比较古朴,似乎有很久年代了。

    陆原小心的把手镯带在自己手腕上,轻轻抚摸着手镯,他心里涌起一种哀伤,不知道这手镯的主人生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然后他把断手取下来,小心的给埋起来。

    不管怎么样,入土为安。

    “小蝶,小蝶!”远处传来楚红的声音。

    陆原只好匆匆离开这里。

    “小蝶,你去哪里了,这草药我都弄好了,快敷上吧。”楚红把好几种草药放在嘴里咀嚼成泥状,然后涂到了陆原脸上,她动作很轻柔,也很仔细,给陆原敷药的时候,她看起来全神贯注的,“记住了啊,以后你尽量离余燕远一点。我感觉她不喜欢你。”

    “她这样子,你和青竹师父为什么不管管她呢?”陆原说道。

    “也不是那么好管的,余燕的身份不一般。”

    “身份不一般?”陆原仔细的品位这句话的意思。

    “她是半个仙族。”

    “仙族?”陆原只觉得脑袋里好像有什么被惊到了,虽然自己从来没听过这个词,但是一听到这个词,他却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听说是有个仙族的女子,来到下面,和凡人生了孩子,后来那女子的家族知道了这件事,把凡人杀了,把仙族女子带走了,只留下孩子在人间,师父抚养了她,就是余燕。所以,你最好远离她,让她看不到你,不给她找你麻烦的机会。”

    “好,我知道了。”陆原点点头。

    楚红给陆原把草药都抹好,“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你刚才说你要见师父,问她一些问题的,那我带你去见她吧。”

    两人回到竹里馆,楚红就带着陆原去见了青竹。

    “小蝶,你要问我什么?”青竹问道。

    “师父,我忘记了我从哪里来的了,也忘记我是谁了,你能告诉我吗?”陆原也没有隐瞒,把自己想问的,都一股脑儿给问了。

    “你真的不记得了?”青竹仔细盯着陆原看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一定是你来的路上遭遇了太多险恶,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所以你失忆了,这也不怪你,毕竟在你之前,还从来没有一个人从你那里来到这里过,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迫不得已,你也不会来的,从你那里来到这里,一定是一个很曲折的经过。也难怪你会忘记很多事情。”

    “这样吧,楚红,这一段时间,你先教小蝶一些防身的功法,等小蝶学会之后,可以让她回家乡去看一看,也许她就能想起来了。”

    “是,师父。”楚红也显得很高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陆原就在竹里馆里留下来了,和楚红学一些基本功法。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月。

    “好了,小蝶,你学了一个多月的功法,虽然不至于脱胎换骨,但是自保肯定不成问题了,你这样回去师父也会比较放心,楚红,你送小蝶离开大山。”青竹说道。

    “是,师父。”

    “小蝶,你离开大山之后,就一直向东方走,一直走,直到有一天,你会看到一个城镇,你找到城镇上最破旧的屋子,那就是你来的地方了,你到了那里,一定会想起你曾经的一切的。”

    此时的陆原,已经和楚红分开了。

    他独自踏上了前往东方的小路。

    离开竹里馆时候,青竹师父的这段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小路果然很漫长,陆原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也许有十几个日日夜夜,这十几天来,他从起伏不平的山区走到了平坦的平原,终于在一天早晨,他的眼前果然出现了一座城镇。

    缕缕早晨的青烟弥漫在城镇上空。

    看起来,是一个很祥和很闲适的小镇。

    陆原的心里也激动起来,很快就能解开自己的身份了吗?

    他虽然对自己的过去,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身份是一个极大的秘密,一旦自己弄清楚一切,这个世界肯定会发生一件大事。

    青竹说过,自己的家,就是这个小镇上最破旧的屋子。

    陆原在镇子上转了一圈,终于确定了小镇东南角的一个草屋,就是这小镇上最破最旧的屋子。

    小草屋很低矮,一共就两间,外面堆着一些破旧的瓦罐,看起来就仿佛是没人居住废弃了一样。

    陆原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这个小屋里,会是什么人?

    是否真的可以解开自己的身份?

    陆原一狠心,再不迟疑,直接就踏进了小屋里面。

    眼前黑乎乎的,毕竟刚从外面明亮的地方进来,不过,即使等陆原适应了小屋里面的光线,这屋子里面依然很昏暗。

    屋子里面很简单,可以说是很简陋,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别说家具,整个屋子里连一块木头都没有,只有地上摆着一些简陋的陶器,角落里有一些破旧的被褥,中间是一堆柴火。

    但是陆原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被褥上,那里坐着一个老人。

    “原原,是你吗,原原……”

    老人突然转向了门口,看着陆原。

    “你……”陆原仔细的打量着老人,希望能挖掘出记忆里熟悉的东西,可是他失望了,什么也没有,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人。

    “快来奶奶这里,让奶奶摸一摸。”老人在被褥上动了动,急切的说道。

    虽然不认识她,但是这个要求陆原也没有抗拒,毕竟自己来这里,就是来寻找答案的,多亲近亲近,也许就能找出什么来。

    走得近了。

    陆原才惊讶的发现,这老人的眼睛是看不到的。

    心里不禁有些同情,这老人生活环境这么差,眼睛又看不到,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啊。

    “啊,你,你不是原原……你的手腕,比原原的要粗一点……”老人一摸到陆原的手,顿时就是一哆嗦。

    陆原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不,不对,你是原原,你真的是原原……啊,原原,我的原原……”此时老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摸到了陆原手腕上的那个镯子,一摸到那个镯子,老人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抱紧了陆原就哭了起来,“啊,原原,你比以前胖了,你一定到了青竹大师那里了,青竹大师一定收留你了吧,这些天你吃的好了,所以才胖了,太好了,孩子,你以后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这些年跟着奶奶,真的吃苦了……”老人一边喃喃的说着,一边摩挲着陆原的手腕上的镯子,“好孩子,你还一直保留这个镯子……”

    陆原听到这里,一开始还有点不明白老人在说什么。

    但是突然,他脑袋嗡的一下,似乎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全部都明白了!

    那山林里的断手。

    带着镯子的断手。

    陆原只觉得一阵晕眩,自己差点都没站住,好一阵子,他才稳住心神。

    老人是因为镯子才确定自己是原原的,所以那个断手的主人才是原原,也就是说老人一直牵挂的人,已经死了!

    而且老人也说到了原原去寻找青竹大师。

    而青竹大师也让自己来这里寻找答案。

    所以,青竹大师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来自这个小镇的那个叫原原的女孩子,而那个真正的女孩子已经在山林里遇害了,自己恰好在那个时间出现在竹里馆,所以被误认为是原原了。

    当然,青竹大师肯定也没见过原原,她可能只是知道有个来自这个小镇的女孩子去竹里馆拜师。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女孩半路出了事,而自己恰好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竹里馆。

    “原原,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叫奶奶啊,你不是怨恨奶奶吧,要不是那些事,奶奶也不忍心你离开啊。”老人抱着陆原就哭了起来。

    陆原傻站在那里,脑子里都是那个挂在树枝上的断手。

    那是一个女孩子的手,他能想象到,一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迫离开家乡的女孩子,走了十几个日日夜夜,克服了多少艰难险阻,终于来到了竹里馆的大山里,她咬着牙坚持着,眼看着就要到了竹里馆,结果,惨剧发生了,她死了,死的还是那么凄惨。

    也许当惨剧发生的前一刻,那女孩的心里还有一种就要到达的喜悦呢。

    想到这里,陆原的心就觉得很痛。

    虽然自己和那个叫原原的女孩子的死没有关系,但是这一系列的事情,让陆原总觉得自己和那个女孩子牵扯到了一起。

    “奶奶……”

    陆原轻轻的抱了抱这个失明的老人。

    这老人已经够可怜的了,陆原不想让她再知道自己孙女已经遇害的事情了,如果把实情告诉她的话,恐怕老人遭受不到如此巨大的打击,很可能就……

    “原原,你的声音都变了……”

    “奶奶,我一路从青竹师父那里走来,太累了,嗓子都哑了,奶奶,你放心,青竹师父对我很好,还有里面的姐姐们对我都很好,青竹师父还给我取了名字叫小蝶……”

    “啊,太好了,青竹大师是神仙啊,神仙给弟子取了名字,就是正式承认了,我,我以后一定天天给青竹大师烧香,小蝶,这个名字真好听,就跟小时候的你一模一样,你就像蝴蝶一样,那么漂亮……”

    老人正喃喃的说着,突然,门口又传来了响声。

    “啊,是矩矩回来了,矩矩,你姐姐来看我们了,你快点进来。”老人高兴的喊道。

    陆原的心,却一瞬间沉了下去。

    这下完了,谁能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孩子,竟然还有个妹妹?

    此时,陆原知道,已经无法隐瞒了。

    他转过身,眼前的少女,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虽然身上的衣裳破烂不堪,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她脸上的那种俊俏和灵气。

    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已经进入了青春期,女孩的身上,那种幼稚正在逐渐少去,更多了一种少女的蓬勃向上的感觉。

    “奶奶,你说,姐,姐姐……”少女大大的黑眼睛,怔怔的看着陆原,一时有点愣住了。

    “是啊,原原回来看我们了,赶紧叫姐姐啊,这才一个月你都不认识了,你不是一直在说想念姐姐吗……”老人虽然在催促,但是语气里是满满的一种幸福。

    少女还有点不解,但是当她的目光移动到陆原的手腕上,看到那镯子的时候,她那本来还算平静的大眼睛里,几乎是瞬间就灌满了眼泪。

    那一刻,她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了。

    她的眼睛,完全停留在陆原手腕的镯子上,好像被钉在上面了,她的眼泪断线一样,啪嗒啪嗒就滴落了两腮,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想要拼命的哭喊,但是却被她双手捂住,她的情绪十分激动悲伤,整个身体都在因为哭泣而抽搐。

    但是,她没发出一点声音。

    那种无声的剧烈的哭泣,陆原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怎么回事,你这孩子,还不叫姐姐,奶奶生气了啊!”

    矩矩虽然在哭泣,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所以老人当然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姐,姐姐,你终于回来了,矩矩好想好想你,姐姐,你吃的比从前好了吧,都长得比以前胖了一些了……”

    终于,矩矩开口了,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撒娇,一点都听不出异样,但是说这些话的时候,陆原就明明依然看到她的泪水还在肆意流淌。

    “好,你们姐妹俩去谈谈心吧,记住了,别给外人看见了,要是被人看见原原回来了,那也不太好。”老人说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陆原不敢多耽搁,急忙拉着矩矩离开了草屋。

    因为他知道,哪怕在草屋里再多待一分钟,可能矩矩就再也控制不下去了。

    毕竟,她才十三四岁而已啊。

    外面,小河边,水草地。

    “姐姐!”

    少女跪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的一般,眼泪在地上凝聚成一条小溪,缓缓的汇入河里,那种痛苦,陆原都不忍心多看。

    他虽然不知道那个死去的女孩和这少女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但是想一想,这姐妹俩和一个失明的奶奶相依为命,姐妹俩肯定要相互帮助一起照顾奶奶,两人的关系,应该比起其他家庭的姐妹要亲的多吧。

    陆原没有去安慰她,也没有去阻拦她。

    就任由她哭吧。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少女终于累了,也哭干了眼泪,她瘫坐在河边,目光直直的看着河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原终于把镯子摘下来,给少女带上。

    他心里一片沉重。

    “姐姐,你死了,我还留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思,你说过,等去了青竹大师那里学了本事,将来回来看望我,照顾我,保护我,现在你走了,还有谁来照顾我,世界上这么多坏人……”少女喃喃的说道。

    “别怕,我来照顾你,以后,你就当我是你姐姐,以后,就由姐姐来照顾你,保护你!姐姐发誓,以后永远不会有人欺负你!”陆原轻轻的搂住少女。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熟悉的力量感,就好像,自己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