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

      神京东城,皇极坊。

    恪怀郡王府。

    偏厅,恪怀郡王李晓正与新任工部右侍郎徐铭议事。

    自太上皇大行起,京中便刮起了“开国以来最严京察”的官场沙尘暴。

    待窦现窦广德自外省归来,以强势霸道之姿升任军机处东阁大学士,官拜御史大夫后,这场风暴的惨烈程度,再度飙升不止一部不止!

    工部作为作为六部中排名最末的衙门,但在这场风波中,损失之惨重,却几乎不逊于户部,惨遭血洗。

    而徐铭,正是在这次工部血洗中,升任了工部右侍郎之位。

    恪怀郡王李晓为皇三子,这位位置,其实有些微妙的。

    如今皇长子宝郡王李景之形势,几乎如黑夜中的明灯,瞒不住许多人了。

    李景看起来打骨子里像隆安帝,可隆安帝只是面上冷,只是对贪官污吏冷酷无情,可对上林如海,对上窦现,其态度却差点让人惊掉下巴。

    这哪里还是那个冷面狠辣的帝王,分明成了唐太宗、宋仁宗那样唾面自干、胸怀无限的仁君天子。

    相比之下,李景的做派,也就愈发让人失望。

    而李景之下,便是李晓。

    李晓在朝中的声势并不如皇四子李时,但也有不少明白人,看得出李时虽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实则筑造的,怕是一座冰城。

    虽闪亮耀眼的不可一世,但太阳照的久了,多半也就化了。

    相比之下,在工部稳打稳扎,参与的各项政务都低调圆满的成功,其做派,让一些人很是欣赏。

    如今的工部尚书崔世明至少没有偏向李时,因为李晓在工部参政,实际上还稍微偏向李晓一些,但多是中立立场。

    工部左侍郎高岩是站队李晓的,也是李晓背后最强的支撑力量之一。

    而徐铭,则是李晓新拉入营的另一衣紫大员。

    只要徐铭站在他这边,即便工部尚书崔世明态度不明也没关系,六部之一的工部,便成了他的自留地。

    工部里还是有许多人才的,正好眼下是风起云涌龙虎相会之时,李晓这几年也拉拢了不少人手,工部彻底入手后,就可以往外伸手了……

    只要稳打稳扎上十年,即便眼下盛极一时的李时,也绝不会是他的对手!

    李晓虽不如李时那般会笼络人心,但基本的帝王之术,也曾学过。

    先前已经有过几番交谈,徐铭明显对他这位低调的贤王看好许多。

    今日将他请至王府,明显就是要摊牌,而徐铭这样的宦海老鳌,自然不会不明白。

    他今天能够应邀前来,想来也是已经下了决定站队认投。

    不过正当李晓要挑明时,忽见王府管事太监孙策行来,面色有些阴沉,欲言又止的模样。

    徐铭见状忙起身道:“王爷公务繁忙,下官今日就先告退了。”

    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地步,李晓岂能容徐铭退走?

    若果真答应了,怕是徐铭对他的看法都将发生变化。

    李晓摆手道:“徐大人不是外人,本王素来行事磊落,无事不可对人言。不拘任何事,你直言便是。”

    他自信,若是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孙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来通秉。

    孙策乃他生母宸妃留在他身边的人,是他最信任的人,几乎没有其一。

    孙策领命后,也未迟疑,道:“王爷,外面传来消息,说有城外佃户入顺天府状告高侍郎之子高程,派管家强抢民妇,奸污至死后弃尸于井中,佃户人家前来要人,先被骗回庄子,又试图杀人灭口。如今,高府管家并十数高府仆从被捉拿,人证物证俱在。也不知此事怎么就流传出去了,闹的满城风雨,许多百姓现在都围在了顺天府外,等候顺天府尹韩琮断案。”

    李晓听完后,脸色一片铁青。

    第一时间,他就想到,必是有人在害他,断他肱骨大将!

    高家这样的高门,派人去自家田庄上灭口,还能被人捉拿,还能让高府管家开口认罪,落了个人证物证俱在的地步……

    这样滑天下之大稽之事,若无人背后操弄,谁信?

    这个人,到底是谁?

    李晓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的,便是他那位让人如沐春风,礼贤下士做到了极致的好弟弟,恪荣郡王,李时!

    ……

    宁府前厅。

    正准备去西府的贾蔷看到李婧寻来,便打发了贾环先一步回西府,他稍后就去。

    二人来到前厅落座后,李婧就忍不住高兴道:“爷,那个局成了!”

    贾蔷闻言,眉尖轻挑,道:“怎么成的?”

    李婧高兴道:“自从发现那位身边有中车府和绣衣卫的人在暗中密切保护,夜枭就断了直接对他出手的心思。当初李曜一事,至今仍有绣衣卫和中车府的人在暗查。所以孙嬷嬷直接堵死了再对皇子栽赃的路子,以为这是一条死路。不过,那位不能直接对付,却不是说打不痛他!上回无意中发现了高家那道貌岸然的忘八,居然有那种嗜好后,我就派人往各处探查。结果也没怎么费力,就在高家自己的田庄里,发现了一桩人命官司。”

    接下来,李婧又将如何派人做局装游方道士弄鬼,劝说高家庄人报仇,又如何假装高家庄人,拿住高程身边狗腿子管家的致命短处,最终做到夜枭的人不露面,却能顺水推舟将案子办成铁案的过程。

    贾蔷闻言,仔细想了想,一环接一环,没甚么破绽。

    出了人命在前,这里头没贾家任何事。

    其余的,夜枭也是没有直接露面。

    李婧小声道:“爷,要不要再添把火?恪怀郡王府里,这几日也暴毙了个丫鬟,不如造点声势,将火头引过去……”

    “不可!”

    贾蔷闻言立刻摆手道:“让所有参与此事的夜枭,全部归巢。此事不平息,绝不许露头!”

    李婧先应下,而后奇道:“爷,需要这般仔细么?都到了夜枭归巢的地步?”

    贾蔷摇头道:“你不懂。当今圣上看似是个狠辣绝情的,但对于皇子,却是不同的。李曜之事,绣衣卫和中车府至今在查,便是佐证。今日高家父子突然落入危局,一旦此案坐实,高岩工部左侍郎之位,绝难坐得下去。而高岩,是李晓身边的第一助臣。皇上绝不会无动于衷,一定会让绣衣卫和中车府如同猎狗一样搜查每一处细节。

    倒不是为了高家开脱,而是要找出,里面有没有恪荣郡王的手尾。夜枭做的那些事,看似无懈可击,但世上哪有真正天衣无缝之事?此刻再多做一点,都是画蛇添足,甚至是自投罗网。见好就收罢,此案,已经足够那个猖狂小儿痛不欲生了!”

    正值朝廷吏治狂风骤雨,最是招兵买马的好时候,李晓麾下第一宣力大员却黯然落马。

    对他的打击,已经是伤筋动骨了。

    接下来,还要看李晓的表现,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不救,自然会寒了许多人心。

    毕竟办下坏事的人是高程,不是工部侍郎高岩。

    可就算救,也会让许多人不满,包括宫里。

    这桩案子,已经够李晓喝一壶的了……

    甚至,可以改变历史的进程!

    “好了,你在家好好安胎,哪也不要去。等过了年,我送你去扬州,看看你父亲。”

    贾蔷抚了抚李婧的脸,轻声微笑道。

    李婧闻言,眼中的凌厉之色瞬间软化下来,她轻轻点了点头,手放在腹前,应了声:“嗯。”

    ……

    荣国府,王夫人院东侧。

    赵姨娘小院。

    坐在桌边的贾政面上,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

    若非赵姨娘是他的宠妾,吹了许久枕边风,他真落不下脸来请贾蔷这回东道。

    上回贾蔷“莫名”的对他发怒训斥,甚至落下脸来让他跪宗祠……

    这些都极大的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且有句话,他都不想承认。

    那就是对于这个小他两辈的族侄宗长,贾政心里其实是有些畏惧的……

    通常的世俗礼数和人情世故,在这个小辈身上,完全行不通。

    最让贾政难过的是,林如海身为贾蔷的先生,居然还不管教他这些,唉……

    无人可制,岂不就只能低头?

    “哎呀,怎还不来?”

    赵姨娘有些焦躁的埋怨了声后,从外面游廊下回来。

    贾政皱眉道:“静心,养性。这样大的人了,怎还跟小姑娘时一样天真烂漫?”

    躲在角落里的贾环,悄悄的拿脚尖画了个圈圈……

    赵姨娘却是满面堆笑,道:“老爷,我这不也是当娘的焦急么?”

    贾政闻言,面色和缓稍许,却摇头道:“环哥儿之事,不用你出面,他也入得族学。这一次兰儿回来,连你也见了,大为不同。再让他好生读几年书,就能下场了。他爹二十岁进了学,考上了秀才。早上我考了考兰哥儿的功课,很是不错,怕是要比他爹提前几年进学。有如此先例在前,环哥儿入族学读几年书,说不得也能下场。他也是荣国公的子孙,入族学读书再没甚么难处。倒是你那侄儿……怕是有些棘手。”

    赵姨娘不依道:“旁人的亲戚都能入学里读书,我侄儿难道就不是贾家的亲戚?”

    贾政叹息道:“不是说你的亲戚不是贾家的亲戚,而是那钱槐是钱启的儿子。钱启夫妻俩原都在库上做事,还是你托了我说的人情。主子这样的恩情,他们不思回报,反而在其中动了手脚……”

    赵姨娘落泪道:“都是钱启那杀千刀的做下的孽,辜负了老爷的大恩。不过钱启已经坏了事,不提也罢,可他老婆,我那嫂子福来却是个好的啊!”

    贾政闻言笑了笑,道:“这名儿倒是有些意趣。”

    赵姨娘忙道:“我也这样想,不过她却不这样想。前儿她还说呢,她那名听着虽好,却不如我的。我虽名儿没那么好,可命却好。能入了老爷的眼,服侍老爷一辈子,岂不是天大的好命?她下辈子必是不要再叫这样的名儿了,要改成我这样的。若是也能入了老爷这样伟男子的眼,一辈子也就值了。”

    贾政闻言,缓缓颔首道:“难得她有这样的见识……罢了,我且再同他说说罢。不过,到底能不能进,怕还是要经过考试……”

    话音刚落,赵姨娘还想说甚么,却见丫鬟小鹊急急进来,禀道:“老爷,奶奶,侯爷来了!”

    赵姨娘忙道:“环哥儿呢,快去代老爷迎一迎。”

    贾环吸溜了下鼻子,撇了撇嘴,从角落里站起,往门外去。

    不想贾政居然也站了起来,道:“我也去看看罢。”

    赵姨娘大吃一惊,道:“老爷就不必去了罢?”

    贾政摇头道:“他虽是小辈,可到底也是族长。再者,还有你那内侄之事……”

    赵姨娘闻言感动坏了,唤了声:“老爷!!”

    贾环站在一旁也不尴尬,瞟一眼,又瞟一眼,觉得学到手了!

    不想正当这两日情深义重时,贾蔷都已经一步迈了进来。

    看到贾政和赵姨娘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觉着变扭。

    一般人都很难想象,贾政居然吃这一套?

    见礼罢落座,赵姨娘倒是热情,只是许多话也说不清楚,云里雾里东拉西扯了一堆东西。

    贾蔷起初还能给探春些面子,到后面就忍不得了,问贾政道:“二老爷,今日到底是何事?”

    贾政干咳了声,缓缓道:“蔷哥儿,你为贾家族长,做的比珍哥儿他们强得多啊。族学的进展,也让我们……”

    不等他说完,贾蔷就直言道:“二老爷,有事你直说。”

    贾政一滞后,看了赵姨娘一眼,干咳了声道:“是这样,这次学里新开课后,环儿……”

    贾蔷摆手道:“新开课后,贾环和兰哥儿一并入学读书。学里管教严格,开始会吃些苦头,但往后会越来越好。”

    贾政忙道:“是是是,不仅兰儿,还有菌儿他们的长进,我都看在眼里,多亏了蔷哥儿啊。如今贾家义学也算是声名远扬,好些亲戚听说了,都请托上门,也想入学里读书……”

    贾蔷闻言,再看了看赵姨娘巴巴的眼神,明白了今日东道的目的,便道:“可以啊,凡三代内的近亲皆可参加考试入学。”

    贾政闻言颔首,赵姨娘见贾蔷这般好说法,一下就放开了,娇声道:“哎哟!到底用不用考试,还不是蔷哥儿你一句话的事?你这堂堂的大侯爷,大族长……蔷哥儿,我有一娘家侄儿,算起来,还是你的表叔……”

    “咳!咳咳咳……嗬!嗬!嗬!”

    此言一出,一旁的贾环忽地一咳,随即面色很快涨紫发黑,喘息不上来,双手捂住喉咙,眼睛瞪的吓人。

    就在贾政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赵姨娘哭天抢地要死要活时,贾蔷走到贾环身后,双手环前,一手垫在其胃下,另一手握拳,狠狠一击……

    “噗”的一声,从贾环嘴里喷出一个指头大小的物什,落在地上一看,却是一粒花生米。

    贾蔷松手后,拿出帕子来擦了擦手,也不看赵姨娘抱住贾环痛哭的场景,而是看向贾政,疑问了句:“表叔?”

    贾政臊的满面通红,连连摇头摆手,贾蔷呵了声,转身离去。

    贾蔷出了赵姨娘院,却皱起了眉头。

    在赵姨娘背后与她出谋划策的,到底是哪一个?

    怎么看,都不像扮猪吃虎的主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