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百七十章 跟小姨联手制胜

      饭快好了,舅妈不用老妈和小姨帮忙,小姨也懒得插手了,沈云则去厨房,让外婆出来歇着。

    从唐斗进门开始,郝园就一直在他身上粘着,问东问西,还把自己的糖给斗哥。外婆坐在唐斗和唐糖中间,左手拉着唐斗,右手拉着唐糖,嘘寒问暖。

    吃晚饭的时候,舅舅把他那瓶珍藏的酒拿出来。

    一家人喝酒的喝酒,喝饮料的喝饮料,第一杯都举杯。

    饮罢,唐糖给外公外婆,舅妈,小姨,老妈,表姐,郝园,最后给自己满上果粒橙。唐斗酒杯放下之后依次给舅舅,小姨夫,老爸和表哥等倒酒。

    “敬舅舅一杯。”

    唐斗端起酒杯道。

    舅舅自然不在话下,外甥敬酒他很高兴。

    唐斗,老唐,舅舅,小姨夫,表哥沈杰五个人一瓶肯定不够,喝完又开了瓶。

    从过年开始唐斗也是天天喝酒。

    过年陪老唐喝。

    初一白天跟死党喝啤酒,晚上陪老师喝白酒。

    今天陪舅舅喝。

    回到唐都还得喝。

    吃完饭沈云,舅妈,沈飞飞收拾碗筷,其他人凑起一桌麻将,舅舅和沈杰好玩,小姨算一个,小姨夫给小姨参谋,唐斗补位,坐小姨上家,老唐后面看。

    唐斗打麻将也是在舅舅家学的,也就跟熟人玩玩。

    十块的推倒胡,不算大。

    除非手气特别背,正常一晚上也输不了多少。

    舅舅和沈杰父子俩喜欢赌,今天让他们出点血,唐斗和小姨对视了眼,似乎不谋而合。

    唐斗和小姨也不明着串通,就看彼此抓的牌和出的牌揣摩。

    摇色子,小姨开始上庄,第一局两圈下来沈杰就听牌了,压倒左看右看,扬言放胡不胡,要炸小姨。

    “跟自家人还心这么黑的吗。”

    小姨瞅了眼沈杰,她的牌也不差,紧跟着也听牌了,不过她很低调。

    小姨抓起牌故意亮明,然后考虑打不打。

    她抓起个五万,打了二万,过来到唐斗打牌,啪,一对三万拆开打。

    小姨夫朝唐斗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本来准备自摸的,小杰听了我先坐一庄吧。”

    小姨直接胡了,三六万。

    老唐开始还看不明白儿子拆开一对三万是什么操作,看见小姨子胡牌才反应过来,不禁佩服儿子,难怪小姨子这么喜欢。

    “斗斗你故意放胡吧,小姨抓五万打二万,很明显卡三万换胡三六万啊。”

    沈杰无奈的道。

    “我猜到小姨可能要三六万,所以三万没用先扔出去,没想到小姨也听这么快,不然我能给庄家放胡。”

    唐斗也故作无奈。

    知道吃完饭要打麻将,吃饭时唐斗就把舅舅关照好了,一个劲儿的敬舅舅喝酒,还让唐糖和郝园以饮料带酒敬舅舅,一个外甥两个外甥女把舅舅灌美了。

    这会舅舅能盯清自己的牌都不错了,哪能顾得了沈杰。

    如果不把舅舅灌迷糊,他和沈杰父子齐上阵,唐斗和小姨肯定玩不过。

    “斗斗,这就是我闺蜜她妹,在京都xx大学,怎么样?”

    沈飞飞过来手机打开一张照片让唐斗看。

    “挺漂亮。”

    唐斗看了看,还不错,长发飘飘,娇俏可爱,不过跟慕婉莹比还差不少,表姐闺蜜她妹的照片一看就是美图处理过的,慕婉莹是天生丽质。

    “我上次把你照片和联系方式给人你好歹加上聊聊,害表姐很没面子。”

    表姐沈飞飞抱怨道。

    “聊了也白聊,你提前都不问问我有没有想法就给人介绍。”

    唐斗不以为意。

    “你还挺专情的。”

    “这什么牌啊。”

    小姨起手抓了一堆风,气的把风亮出来,东南西北都有。

    “一帆风顺。”

    沈杰同情的看着小姨的一堆风。

    唐斗也有风,还不少,不过他先不着急打,他今晚压根没打算赢钱,专心辅助小姨,小姨赢了就是他赢了,看小姨默默的把风立起来后,唐斗才打。

    小姨连碰了唐斗的东风和西风,就快听牌了。

    “风还不早点打,等小姨抓成对才打,服了you,表弟。”

    唐斗对门的沈杰挠了把头,好无奈,表弟打牌也太菜了。

    “就你话多,打麻将压风不很正常吗,你也压个西风,还不打准备单调?”

    不等唐斗说话,小姨冲沈杰道。

    “我听牌了打,放胡是不可能的,红中。”

    沈杰偏不打西风。

    “杠。”

    唐斗三红中。

    “鹅嗬嗬嗬嗬,小杰你还说人,西风这么安全不打,偏要打红中。”

    小姨笑的腰都直不起,“藏了半天让斗斗杠了,我说斗斗刚抓个红中乐的。”

    “好不容易抓张好牌又没了。”

    沈杰的下家是舅舅,已经连续三圈没抓牌了,翻起又依依不舍的放下。

    “我看这张什么牌。”

    舅舅刚放下,小姨翻起看了下,看了眼一旁的郝军,默默的放下。

    “不瞎打了,好好玩。”

    打脸来的太快,沈杰摇了摇头打起精神。

    注意到小姨对下张牌有兴趣,唐斗挑了张熟牌打,“九筒。”

    “九筒,有人要没。”

    小姨抓起牌问。

    “这会谁要九筒。”

    沈杰摇摇头。

    没人要,小姨翻牌,“炸,小杰你的庄吧!”

    “这玩的什么,我就没抓几张牌就结束了。”

    舅舅特郁闷。

    庄家被炸一下就输四十,还有唐斗的明杠十块,庄家总共输五十,沈杰盯着小姨的牌看,“表弟看你碰的,今晚给小姨送福利啊。”

    “这不赖斗斗,你放着西风不打,偏打红中,自己的庄,风迟不打早不打。”

    小姨夫都看不下去了。

    “斗斗哥喝吗?”

    郝园拿着一罐凉茶过来问唐斗。

    “谢谢园园。”

    唐斗接过凉茶打开喝了口放边上。

    “园园给我也拿一灌,今晚喝多了,醒醒神好好玩。”

    沈杰对郝园道。

    “自己去。”

    郝园可不是对谁都向对斗斗哥这么好。

    “臭丫头。糖给我拿下。”

    沈杰没好气的道。

    郝园靠着斗斗哥身上朝沈杰吐吐舌头。

    玩到晚上十点多,小姨通吃,四个来小时赢了一千二百多,舅舅一黑到底,糊里糊涂的输了五百多,沈杰输四百多,唐斗输了二百多。

    唐斗关照小姨是一方面,小姨手气也确实好,自动麻将桌来的又快。

    “小姨你好意思赢我们的钱?”

    沈杰心疼的道。

    “赌博嘛,肯定要有输赢,不然我坐一晚上图什么。”

    小姨不吃这一套,毫不客气的把钱都收走。

    “你爸今晚牌都盯不清,我看的时候他起码两次把听牌打乱。”

    父子俩人输了一千,本来就小气的舅妈林晓梅更心疼。

    “我知道听牌了,只是听的死胡不拆怎么打。”

    舅舅这会酒醒的差不多了还想玩,小姨就此打住。

    “斗斗跟小龙肯定串通了,小龙赢得基本都是斗斗放胡。”

    舅妈看着唐斗道。

    “小姨手气来了挡不住啊,舅舅也没少放胡,我们打什么小姨胡什么(小姨胡什么我打什么),我今年运气不好,初一一个幸运饺子都没吃到。”

    唐斗果断甩锅给自己运气差。

    “哈哈,嫂子别放心上,都输自家了没什么心疼的。”

    小姨朝舅妈笑道,看舅妈没脾气她特别高兴。

    赢多了唐斗不好意思拿,小姨不存在,小姨的性格家里都知道,不计较的时候比谁都大手,计较的时候就是个财迷。

    舅舅家住不下这么多人,晚上小姨一家,唐斗和唐糖回小姨家住。

    小姨夫和唐斗都喝了酒,小姨驾驶。

    到小姨家晚上十一点多了,小姨把打麻将赢的钱给唐斗和唐糖每人五百,也不躲着小姨夫,本来就是小姨和唐斗联手制胜,小姨夫也不多想。

    小姨给钱不收很麻烦。

    唐斗和唐糖也不客套,口上谢小姨,手中就收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