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626章圣虫本体

      伍峰觉得自己的肉身强度应该还不止于此,随着他的发掘和熟悉,以及对身体掌控的进一步加强,他的肉身强度还会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

    上官晴雪见伍峰并不像是受伤的模样,也放下了心来,与伍峰来到外围远离那片交战的区域。

    “这,此地竟然能够承受住天品之威!”青鸾和霸下都相视一眼,心中感到非常的震惊,刚才他们三人交手虽然只是短短的瞬间,可是威力却极为不俗,这种威力若是在大周天地之中,极有可能造成天塌地陷山崩地裂,酿出无端祸患。

    就在他们三人交战的地方,那片刚刚被他们打碎的空间迅速恢复了原样,他们所处的地域也没有出现丝毫损毁的迹象,一道道虫形符文令他们脚下的石块坚不可摧,完全能够承受住天品之威。

    “莫非,回春谷这个想小世界的坚韧程度还超越了大周世界的大天地不成?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霸下和青鸾等人心中也都惊疑不定。

    “嘿,此地正是老夫为击杀你们而准备的,正好用你们的血来献祭,唤醒我族圣灵,将整片天地彻底收归我蛊族所有!”

    “大言不惭!今天我就将你这个老家伙拍成肉泥,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霸下抡起板砖一步迈出,朝着大祭司拍了下去!

    大祭司左臂完全化为一支巨钳,黑色雾气缭绕,根根利刺倒竖闪着紫色的寒光,坚硬的鳞甲覆盖在其上,充满妖邪的气息和力感,每次挥动都会引动空间的一阵波动,力道极为惊人。

    可是霸下的力道实在太过惊人,手中的板砖也绝对不是凡物,每次攻击都令大祭司左臂化成的巨钳一阵剧颤,被打得节节败退。

    “是你们逼我的!桀桀桀桀,都给老夫去死吧!圣虫真身,化形!”

    大祭司的声音似乎又无法压制,似乎有着无数人在同时说话,根本分不清男女,完全不是他刚才的声音。

    一声凄厉的嘶吼声从他的口中传出,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即将突破出来一般。他的肉身在急剧变化,不断膨大的肉身将他的衣服全都撑裂,脊背处的骨骼咯咯作响,五道利刺从脊骨冒出,足有一尺多长闪着寒光。

    同时,他的右手化为鹰爪般的模样,依然握紧权杖。左腿化为虎爪,右腿如同象腿,双目竖瞳极为妖异,完全是一只东拼西凑出来的一只怪物,躯体足有两丈高,充满压迫感。

    “这,就是所谓的圣虫吧!”伍峰三人远远观看,心中惊讶不已。

    “这家伙,完全是拼凑出来的怪物啊,这就是圣虫的本体么?也太乱了!”饶是霸下活了数千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东西。

    “这个,这个,是杂种么?也杂得有点过分啊,没有一个地方是正常的,这得有多少个爹呀!”青鸾目瞪口呆,大祭司变身后的模样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

    “能让我化出圣虫本体,你们死而无憾了!都授首吧!”

    大祭司竖瞳中闪出一道厉芒,无尽杀气弥漫直冲云霄,在他的身体周围缭绕着丝丝黑气,一道道紫色的法则纹路遍布全身,闪烁着紫色的光芒,将整个躯体映衬得无比妖异。

    他象腿在地面猛然一跺,整片山谷再次地动山摇,那些裂开的山崖顿时崩裂出无数山石,山谷中沙尘漫天隆隆作响,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他的身体快速一闪就要朝伍峰发起进攻,他的目标依然是伍峰,执意要先将伍峰击杀在此。

    “休想!”霸下和青鸾同时大喝一声,也都各自出手将大祭司化形的圣虫躯体拦在了前方,令他无法前行。

    大祭司身法如同鬼魅,巨钳与虎爪与霸下近身搏杀,尽管依然不敌霸下之威,可是也依然能够牢牢挡住没有溃败。而另外一边,青鸾毕竟刚刚进阶天品,对于法则的领悟尚浅,在与大祭司之间的法力碰撞之中渐渐落于下风。

    这个结局令他们二人惊讶不已,眼前这个大祭司明明看起来境界尚未到达巅峰,可是惊然能够以一敌二,实力堪称惊人。而这具圣虫躯体也着实厉害,不使用兵器完全是依靠躯体便能够抵挡住霸下的板砖攻击,防御力也是世所罕见。

    三人在空中连番大战,将山谷周围的绝壁彻底化为灰烬,只有祭坛周围的这片区域依然完好无损,那些石块也似乎受到而来某种奇异力道的阻隔,竟然没有一块落入这片区域之中。

    虚空轰鸣声势震天,无数法则碎片纷飞,这片区域被阵法笼罩,空间稳固如同神铁,被打裂的虚空很快便会恢复过来。

    三位天品将天品手段演绎到了极致,霸下的力之法则威猛无比,青鸾的雷电攻伐之术几近无敌,而大祭司显出圣虫体魄,如同太古蛮龙一般亦可抵住霸下之威,他的术法攻击诡异莫测,令青鸾不得不全力以赴。

    各种法则尽情演绎,伍峰则施展鹰眼竭力捕捉这些碎裂的法则烙印。他的体内已经蕴含了五行法则的雏形,五道法则具现的符文在他的丹田之中若隐若现,令他的丹田之中充满无尽的道之气息。

    虽然他依然无法调动这些法则之力,甚至还不能明悟这其中的具体韵味,可是在心中却已经有了一丝感悟,朦朦胧胧雾里看花,可是那种飘飘渺渺的感觉依稀可辨。

    此时三人在空中交战,各种法则奥义展现,如同将一片艰涩难懂的古文掰开揉碎了在一招一式中详细阐述。令伍峰似乎对这种井中月水中花一般的感知更加清晰明了了几分,不由自主地与自己体内的五行法则符文进行比较。

    虽然他们三人的这种法则展现并非是系统连贯的,只是为了相互对抗随手施展,而且每个人的法则奥义各不相同,根本无法详细捕捉。

    可是,伍峰此时并非是要去理解他们的法则奥义,而是要在这些法则奥义之中寻找那种本源的道意,天下万法殊途同归,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去观摩感悟他人的道,从而给自己借鉴,明悟自身之道。

    何为法则?大道生法,法为道之载体,以有形之法阐述大道本源奥义。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道可道非常道,万道感悟由心不可名其状,以有形之法演绎之。

    则,乃天地秩序,为万物运行之规律。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则,乃是人类掌握道的途经与方法,是工具是手段更是可以遵循的固有规律。

    法则联合,便是人类按照某种固有的规律来体悟达到本源的一种方式,所有天赋得运用,招式的施展,都不过是法则的一种具体形态而已。

    只是,人们需要抽丝剥茧从无数天赋、招式等迷雾之中寻找其身后所蕴含的法则,掌握法则便是掌握了天赋运用、招式施展的本来面目。

    无论是何种天赋何种招式,都不过是法则的外衣,是法则的具体运用而已。若是掌握了法则,则一切天赋形态和攻击招式都克演化,万法由心。

    伍峰的枪法已经有了一丝道韵,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这其实便是法则的某种具体体现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