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百六十章 华山论剑

      ‘师父年纪已经老迈,只想过安稳日子!但我年近三十,尚且无所成就!又岂能时时随侍左右,终老山林?此事我心意已决,师妹无需再复多言!’那男子明显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可是,可是师兄……’虽然连连遭受恫喝,但那女子关切之情仍然溢于言表。‘老天着实不公呀!这些看来不像成器的东西;怎地竟都有如此贴心关爱的师妹?!’看屋内二人情状,阳顶天竟没来由地心生醋意暗叹道。

    再观望了一阵子后,眼见二人已停止了争执重归于好;阳顶天这才怅然若失地返回了自己房中。五味杂陈的一夜勉强养足了精神后,翌日一早阳顶天便跟随络绎不绝的人流来到了华山北峰绝顶岩下方的山腰处。虽然紧赶慢赶,但来到后却见环顾绝顶岩四周的观望之处早已被密密麻麻的来人挤占得满满当当;几无下脚之处!

    按照华山论剑比武规程,参比之人只要是中土武人;但能从此处飞身登顶者,皆可参加这天下第一的绝顶高手名头争夺。‘能由此一跃登顶者,纵使不是绝顶高手;至少也非顶尖高手无法办到。’望着此处距离峰顶的二十余丈高度,有人惋惜叹道。看看比武时辰将至,勉强落下了脚后;阳顶天当下便与众多观望之人一起耐心等待了起来。果然!站定后不久,随着有人报出了时辰后;岩上立时飞身落定了二人。

    ‘北海双尊!’看到了二人身法样式及面目后,顿时有人失口惊呼道。‘可这二人不是说已退出江湖许久了么!怎地却在此处现身?看来这天下第一的名头诱惑确是巨大无比!’随即便有人议论道。‘我兄弟二人虽然归隐已久,但为了提振江湖正气;助推出真正的绝顶高手,我兄弟却也不得不勉强出山;来此抛砖引玉了!’思忖间,岩上的北海双尊便已朗声高宣了起来。

    ‘既如此,便由我辛龙子先来领教二位的高招吧!’眼见无人敢于登顶,就在那北海双尊四顾张望之时;随着一声大喝发出,早有一人挺剑飞身跃上了岩顶。‘这辛龙子果然不愧是昆仑派数十年不遇的高手!仅从其身形剑势来看,等下定将会有一场精彩绝伦的高手对决了!’观战之人暗道了一声后,不由对这场即将开打的对决拭目以待了起来。

    可众人期望虽高,但不久后的比武情形却又不由使人大呼上当顿足不迭。方才那辛龙子一路剑法施出后,虽然招式精妙无比;完全无懈可击。但在那北海双尊一甲子功力由于猛烈掌力攻击之下,只二十招不到,便已阵脚大乱,剑法散缓;勉强战过了三十招后,未及展开反攻,便被那北海双尊一掌打翻,接连一脚踢下了岩顶。

    ‘还有哪位前来一试?!’见没费多少手脚便已旗开得胜,那北海双尊不由颇为自得高叫道。‘双尊休要得意,俺裘某人前来会你!’眼见其得意之状,一声大喝响起后;立时便有一人凌空落至了岩上。‘人说这铁掌帮帮主轻功天下无双,看其现身确是名不虚传!但却不知此人武功究竟如何?’看到了出头之人正是有着‘铁掌水上漂’之称的铁掌帮帮主裘千仞后,众人不由犯起了嘀咕。

    ‘这裘千仞名头虽响,但从此人数十年来处处仰仗少林、武当、丐帮情形来看;料其武功也不会高出天去。’众人心道。可心念刚起,岩上的交战情形不久便远远出乎了众人意料之外!只见双方甫一开打,裘千仞的手掌便已暴增一倍不止!再将一路威猛掌法施出后,不多时便掌控了场上局势。那北海双尊虽然功力高绝,但对裘千仞一双隐隐泛出铁青色的巨掌所发出的劲力仍然好似颇为忌惮;不久便露出了相形见绌之象!

    看对方的情形,此时的裘千仞不但掌势愈发凌厉,而且越打越快!再配合高绝无比的轻功身法;场上除了一对与北海双尊上下翻飞连番追打的巨掌外,却哪里还能看得清裘千仞身影?‘这裘千仞掌法轻功果然了得!确是当得上铁掌水上漂之称!’再战了数十招后,眼见裘千仞掌劲越来越雄猛,身形也愈发飘忽诡谲;越打越是心惊的北海双尊情知不敌。遂只得丢下了一句‘裘帮主掌法精妙,他日再来领教!’后,立即双双闪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战裘千仞招式、功力更胜一筹!力克北海双尊;是为当今天下……’眼看那北海双尊已不见了踪影,立时便有人上前朗声报道。可还没等其一句话说完,只听得一声‘且慢断言!待俺王重阳领教过高招后再报不迟!’大呼后,立时便有一名道人飞身跃上了岩顶。

    ‘王重阳?’听那道人报出名号,众人不由心中齐齐一震。是呵!据说这王重阳乃是武当派数十年来少有的武学奇才,其不但少年之时便已将武当道家功法全部修习通透;而且青年之时在其武当掌门的撮合下,更是将六大派所有武功全部融会贯通!尤其是听说此人后来又有奇遇后,竟还悟出了一套‘无极先天功’的神妙绝学;虽然其刚刚年届不惑,但俨然已入俾睨天下的当世高人之列了!‘好一个王重阳!’见其形神清逸、从容无比的举止中一股庄重雍容的宗师风范跃然而出,裘千仞不由心中暗赞。

    心念一起,遂抱拳一礼道‘重阳先生,请了’‘你我公平对决!裘帮主也无需客气。’只听那王重阳淡淡应声后,立即手起一式精妙剑招发起了攻击。此式一经施出,只见其剑尖稍稍一抖;层出不穷的团团剑影立即如圈圈寒光一般向裘千仞环环相套了过去。此式可说是神妙至极!既是对手破掉了前端攻势,但后端剑势不但愈发凌厉;而且攻势越收越紧奇诡万端!任你是大罗金仙,却也休想躲得过这神鬼莫测的惊世一击。但裘千仞不愧是得蒙高人指点又苦修多年的奇绝高手!只见他轻功全力展开后,竟似毫不受力一般跟随着剑势上下飘忽盘旋了数周后;一待身形超过了剑势运行速度后,立时施出一掌猛然击向了剑身。

    掌力发出后,王重阳顿感一股重若千钧的力道向剑身猛然砸下;为防止剑身受力折断,遂只得顺势将宝剑一丢说道‘既然裘帮主空手对阵,我若以兵器相对;自然是胜之不武!’言毕,即亮出双掌一记精妙招式猛攻了过去。

    感觉掌风凛冽、奇猛无比,裘千仞不敢大意;遂当即使出全部功力双掌应接了上去。‘咦?我这无极先天功九成功力击出,莫说是血肉之躯;既是一座山丘也能轻易推平!这裘千仞怎地生生硬接却能毫发无损呢?’双方掌力相接后,虽见裘千仞连退了丈余远方才稳住身形,但自感气血翻涌的王重阳心惊之下却也不免暗呼怪异。

    ‘重阳先生武功果然非同凡响!我裘千仞认输了。’正自暗暗称奇之时,便听到裘千仞朗声说道。‘这裘千仞不但与我师门交情颇深,而且近些年来更是正道少有的中坚力量!此人既然如此大度,我可断不能显得太过小家子气了。’想到此处,王重阳遂当即上前朗声接道‘方才一掌,我虽与裘帮主平分秋色;但若算上此前我兵器脱手,显然还是裘帮主更胜一筹!’

    ‘这王重阳果然是非同凡俗!’听其言语一出,此时气血逆喉刚刚平复的裘千仞遂上前一礼道‘重阳先生武功我也是佩服得紧!裘千仞受教了。’‘惺惺推辞!自相相受;莫非是视我等如无物么?’就在二人互相自谦之际,随着一声大喝发出;立时便有一人飞身而上,与二人怒目相向对峙了起来。

    ‘此人既然不服,待我将其料理后;咱们再来说话不迟!……’听到了裘千仞一声怒喝发出,正中下怀的王重阳遂丢下了一句‘我先少待,裘帮主小心!’招呼后,立即转身离开退至了一旁。‘来者何人?还不快快与老夫报上名来!’见来者似有不屑之意,裘千仞当即喝问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乃成昆是也!’来人忿然应道。

    ‘莫非是那沧州霹雳无敌周浑元弟子混元霹雳手成昆?’比对了两人面目后,裘千仞又问道。‘正是在下!’来人傲然应声后,当即便疾如闪电般地攻出了一掌。‘原来此人名叫成昆呀!其出手形如闪电,疾似霹雳;如此称呼,倒也合适。’认出了岩上来人正是客栈中与其师妹争执的那青年男子后,看其出手架势;阳顶天暗道了一声后,不由对这场比试情形分外注目了起来。观看间,只见那成昆一路快如霹雳狂风骤雨一般的掌法施出后,虽然没能立时占据上风,但还是将对手打得捉襟见肘应接不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