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九百八十七章 总有相逢时

      除了北冥府的众人及与北冥修相关的部分人员,很少有人知道现在凌霄峰的内部正发生了一场怎样的战斗。

    人们的注意力大都放在被万剑构成的大锁龙阵禁锢的东方鑫本尊身上。

    如今凌霄峰众老祖皆已伏诛,圣阁亦为天道联盟攻陷,曾经不可一世,将自身威压笼罩在整片人间之上的圣阁再没有能够抵抗天道联盟锋芒的强大修行者,只要将东方鑫这祸乱的根源消灭,这一场动员了整片人间力量,声势浩大的替天行道便将落下帷幕。

    只是胜利的果实看着已经唾手可得,实际上依旧无比遥远,现在东方鑫尚为大锁龙阵禁锢,天道联盟这许多人方才得以安然无恙,若他一朝脱困,就算侥幸得胜,也会是一场伤亡无数的惨胜。

    尧崇与高阳嵩要争取的就是这个侥幸,哪怕真的可能只是侥幸。

    这场战争人间早已赌上一切,成则天下太平,败则永堕深渊,早已没有选择的权力。

    有人斗志昂扬。

    有人惴惴不安。

    有人放声高歌以克服恐惧,有人原地静思仿佛沉眠。

    无论想法表现如何,没有一个人临阵脱逃。

    所有人都等待着那一刻,就算是留守营地的人员,也几乎不敢将目光从东方鑫的身上移开。

    于是没有人发现,在天道联盟的营地后方不远处,有着四道人影汇聚一处。

    而这四道人影若是被天道联盟的大队注意到,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因为站在最前方的瘦小中年男子曾经一棍与天平齐,如今更是一名真正的仙阶存在,正是被白梧心重伤退居后方修养的余昌平。

    仙人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力回复自身,丹药之类的治疗效果相比凡俗修行者也更加显著,那一次他伤势虽沉重,却并未动摇根本,将养数日也能恢复一些实力,至少不会拖人后腿。他的受伤退场,实际上只是被北冥修拜托着保护后方安全的一个借口而已。

    人界有禁军,妖域有狐影卫,说是保护后方,实际上在没有仙阶强者袭击后方之时,需要他保护的,只有一人而已。

    余落霞目光灼灼的看着那飞掠至她们身前,现在苦着脸的飞鸟,大概猜到了北冥修的态度。

    北冥修不希望她来。

    但身为人界的一份子,她无法强行要求自己在后方等待消息。这一场战争早已是攸关天下的战争,没有人可以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等种种外在因素而置身事外。

    萤火虽微,亦能照亮一方。

    她盯着凤五玄,认真道“我会尽量小心,所以,请不要拦我。”

    ……

    凤五玄此刻的内心实在有些苦涩。

    他的脚程从来是北冥府中最快的,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他刚刚掠出营地,便直接看到了余落霞等人赶来的身影,匆忙拦阻之后,却发现不只是余落霞与余昌平,墨清居然也在此列。

    前两者他或许可以试着拖延一下,但对于墨清,他实在没有任何办法,又不能搞特殊对待。

    他只得看向余落霞,先依照叶星露的要求,将她拖住一段时间。

    “夫

    人,这……”

    他刚刚说了三个字,余昌平已然沉声道“无需多言,他想做什么我们会不知道?”

    他的话语中有着不轻的怨气,尤其是听到凤五玄对余落霞的称呼之时。

    他早已默认了北冥修与余落霞之间的关系,并将府中的一切都交给了北冥修,但已经过了这许久,北冥修一直都不曾真正完成明媒正娶,虽然他知晓原因,到底觉得这是北冥修对不起他女儿。这一股时不时会爆发一下的怨气,与偶尔被叶星露气出来的怒气,都是他在卸下一切重担之后重现当年气魄的引子。

    凤五玄有些为难的道“老家主,家主此次行事重大,攸关大局,你们若是进了凌霄峰,他怕是会分心。”

    墨清在一旁微笑道“北冥的传送符是我画的,现在他应该已经冲入天脉之泉阴泉的地域,没错吧?”

    凤五玄后面的话语就此噎回肚内,有些欲哭无泪。

    叶星露的松叶中要他拖延余落霞一会,直到北冥修重新出现在凌霄峰上。相比于袁雪,余落霞对于天下大局的干系并不大,只是对于北冥修来说,如果要他在国与家之中选择一个更加重要的存在,他必然会选择后者,而在这场大战之中,他最先考虑的依然是尽可能的保全北冥府的所有人,至于影响存亡的大局,有他一人冲锋陷阵便可。

    如此行事,实在不知是自私还是无私,但无论是北冥府的老牌成员,还是在妖域一行之后涌入的前圣阁成员们都承认,北冥修的行事风格的确令得他们十分安心。就像水镜小队的那些成员名义上处于天道盟的编制之中,对于北冥府的归属感依旧十分强烈,北冥修不在时,他们将是天道盟的利刃,但若是北冥修有需要,他们必将以北冥修为优先,其后才考虑天道盟的利益。

    北冥修是一个合格的家主,至少在这个实际上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族的北冥府中是如此,但他这种总是试图独力承担一切的行径,从来为北冥府中所有人所“不齿”,虽然北冥修已经收敛许多,早已会凭借众人的力量行事,似是在他心中地位极高的余落霞,他依然不会愿意让其在如今这等无比危险的情况下以身犯险。

    余落霞,余昌平,以及随着他们一起到来,并未有狐影卫跟随的墨清,都很了解北冥修的行事作风,墨清甚至直接将他都不完全清楚的北冥修的动向点破,那他还阻拦个什么?

    他只有苦笑着看向墨清,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墨清已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凌霄峰,微笑开口。

    “北冥的想法向来如此,但身为人间之人,既有济世之心,便无法在眼下局面袖手旁观,你若有意见,可以回报北冥,就说是我的主意。”

    说完,墨清已是迈步前行,灵墨飘荡身边,墨色白裘相互照应,分外醒目。

    灵墨是墨梅山庄的标志,甚至比无岸剑峰的剑道要更加醒目。

    凤五玄默认了这个事实,对着余落霞抱歉的一拱手,旋即飞掠向前“小墨庄主正在以携灵阵整合天下修士灵力,打算与东方鑫一决高下……”

    他大概介绍着现在的战况,脑海中又浮现出雪松叶中的最后一句极不显眼的话,上面正统

    天人道的痕迹,或许足以将只是粗略一看便一笑置之的北冥修瞒过去。

    “无法说服就好好引路,不需在乎那家伙的感受。”

    凤五玄心中其实认可这句话,就算是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置身事外。

    若是情况不对,他自会护得余落霞周全,至少他要带人跑路,人界能在短时间内拦下他的人并不多,东方鑫应该也不会关注他这样的一个小角色。

    整个天道联盟的注意力几乎全在东方鑫身上,感受到灵墨联系的墨源纵然知晓了墨清的到来,也不敢放开心神去打招呼,于是一时之间,仅有极少数人察觉到了墨清的到来,紧接着注意到余落霞与余昌平。

    至于凤五玄,他本不需要引得他人过多注意,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北冥府“飞鸟”究竟长什么样子,但天道联盟修行者见了那引领着后方三人,脚下踏雪无痕的迅捷身影,都会知道,那就是北冥府的凤五玄。

    他的轻身修为在人界属于绝对的一流,就算碍于修为未进前十,前百绝对没有问题。

    凤五玄从来不卖弄自己的轻身修为,若是当年夜盗皇宫之时这般高调,他早已死了千百次。

    越过营地之时,凤五玄下意识的看向其中的一处营帐。

    一柄剑此时正悬停在那营帐之外,凛冽剑意在那把剑周边奔涌,似是随时等候着主人将它握住,赶往那一处真正的战场。

    这把剑对于北冥府的所有人来说都不陌生,北冥府中的人都有各自对他人的好恶,只有一个人博得了所有人的喜爱,或者说溺爱,那便是这把剑的主人。

    她的头上早已有着诸多头衔雪峰剑宗的下一任宗主,新风华四剑后来居上的首席,如今人间最为年轻的剑仙……她已然是当今无数修行者的偶像,若非如今的局势动荡,她应当可以享受到当初斩杀剑魔之后尚云间的待遇,在民间出现无数以她为原型的评书戏曲。

    估计很难有人想象到,这名女子剑仙在北冥府中一贯无比乖巧,只有对敌之时,她的剑才会锋芒毕露。

    袁雪的出剑,大都是为了保护北冥修。北冥修于她而言亦师亦兄,当年千里旅途时两人之间的修行地位早已倒转,北冥修对于她的保护从来周密,现在,她对于北冥修也是如此。

    四名老祖的威胁已除,北冥修既行险招,她若还能安心待在这里,只驾驭秋水迎敌,便不是袁雪了。

    看这样子,胡胜熊那边倒是干得不错。

    凤五玄会心一笑,继续朝着凌霄峰上方掠去。

    他大概猜得到,北冥修其实没有真正要拦余落霞,他想要保护余落霞周全不假,但绝不会限制她的行动,当初他为邱逢春强行控制在中州城内,这种感觉相当不好,以至于那几年的北冥府低调而压抑,他这种元老更是感受得到北冥修内心的沉重,若非逼不得已,他不会将这种被限制的感觉带给其他人。

    叶星露很清楚北冥修的考量与底限,于是给他在最后添了这么一句话,让他只要让余落霞认为北冥修要拦她,稍稍多注意注意自己的个人安全。

    从始至终,她与北冥修都想要拦的,都只有袁雪一人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