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九百八十九章 力压天下,一人而已

      东方鑫缓缓起身。

    仿佛被重重锁链困锁的巨兽开始挣扎,周遭的一切都随着他的动作而剧烈动荡,铺天盖地的恐怖压迫顷刻间笼罩全场,无论凡俗修行者还是早已超脱凡俗的仙人,在这股压迫之下都显得无比渺小,仿佛只要东方鑫动一动手指,便能被轻易碾碎。

    无数古剑嗡鸣断折,纵剑锋依旧不屈,剑意却已破碎。

    偌大的一座大锁龙阵,所有阵眼在同一时刻完全崩解,与构成它的无岸剑峰群剑一同元气大伤,仅有三成宝剑得以幸免。

    这是自剑魔之乱以后,沧浪剑阵受到的最严重的一次打击,而无岸剑峰铸剑术的后继无人,或许会导致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遮天蔽日的沧浪剑阵都难以真正重现。

    墨源的面色在此刻一片惨白。

    作为大锁龙阵的实际操控者,他对于大阵的崩解感受尤其深刻,如何能感受不到现在的情况?

    东方鑫早有力量挣脱大锁龙阵的禁锢。

    掌控了天脉之泉的他拥有着整个人间最强大的修为,便算是上古时代引领后天智妖的七神龙,或许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传说中能够困锁七神龙的大锁龙阵亦非当年文星耀施展的原版,想要长久禁锢住现在的东方鑫,从来都不现实。

    墨源与尧崇,高阳嵩都清楚这一点,他们做的从来都不是长久镇压,而是尽可能的拖延,拖延到人间修行者们的力量得以被协灵阵整合的尽量完美,有实力能够与东方鑫硬碰之时。

    然而现在的情况,无疑依然比他们预想的糟糕许多。

    墨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

    他本身的修为与资历都不算强,却承担着大锁龙阵与协灵阵这两处命脉,东方鑫似是等到了什么契机才出手脱困,明显早有保留,这份无形的压力,已压得这位尚显青涩的墨梅山庄庄主难以呼吸。

    “镇定心神,专心护阵。”

    一个带着勉励意味的女声落入他的耳中,墨源浑身一阵,心中的恐慌已是消散大半,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称呼尚未出口,便被他咽了回去。

    他早已知晓墨清的到来,那时的他心中又紧张又担忧,紧张的是自己的布阵会不会已经被姐姐看出自己没有发现的明显破绽,丢了墨梅山庄的脸面,担忧的是姐姐离开了安全的后方前来此处,实在是太过危险。只是随着墨清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这些纷乱思绪便都不重要了。

    他掌控着这两座阵,便要对这两座阵负责,大锁龙阵已然崩解,协灵阵却还在他的调度之中,若是他分心去关心墨清,墨清才真的会感到失望。

    于是他压制了自己的感知,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协灵阵的调度之中。

    天道联盟中已然决意死战的人并不少,但会将性命置之度外的人也不会多,在无岸剑峰的群剑封锁骤然被东方鑫的挣脱毁去之时,许多人的内心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这种冲击令得不少人的灵力波动都出现了紊乱,直接影响着协灵阵的整体情况。

    东方鑫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太过恐怖,在这等压迫之下,真正无所畏惧的人终究只是少数。

    这些人中并不包括墨源。

    他只能强装自己无所畏惧,绷紧不住颤抖的双腿,尽力将灵力调动的

    平稳。

    他现在的心中,只剩下了那些自四面八方汇集在他上方的浩瀚灵力,以及那一道包裹着他的,无比温暖的力量。

    那道力量保护着他的心湖,平息着他的恐惧,轻轻引导着他调动灵力的方式,仿佛一抹清风,知晓它确实存在,却看不见,也抓不着。

    这是墨清的灵墨与意念的交汇,就算他遮蔽了一切感知,也无法不察觉到这股来自墨清的力量。

    仿佛很久以前,尚是孩童的他被墨清牵着,在墨梅林间蹒跚学步时的感觉。

    墨源嘴角微微上扬,心湖彻底平复,专心致志,再不被外物所扰。

    作为大阵的调动者,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被东方鑫攻击,但在他无法动念握笔之前,他会倾尽一切,将这座协灵阵威能发挥到最大。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刚刚赶到的墨清已是站在他的身后,面露欣慰笑意。

    若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了解墨源,她这个长姐必然是其中之一。

    他确实长大了。

    墨清收敛笑容,对着不远处的尧崇望了一眼。

    尧崇没有回应她的眼神。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已来不及给墨清传递任何消息。

    但他已然做出了回应。

    不只是回应墨清,也是回应这片天下。

    崇明剑在他的手中大放光明。

    每一线光都是一道剑意,而这一片光明,足以与白昼辉映!

    ……

    在东方鑫挣脱大锁龙阵时,尧崇率先出剑。

    这一剑他早已积蓄许久,集天地之势,揽天道之威,此剑斩出,整片云巅似是都在整党奔涌,沧浪横流之势自天光直落,势不可挡。

    尧崇本用过这样的一剑,在嵩山与秋山连城一战之时,便是以此天地一剑压得秋山连城认输待死,如今的这一剑却早已超出当日引动天地的范畴,准确来说,他一生领悟的剑道修为,都已在这一剑之中完全绽放。

    插在凌霄峰上的万剑碑并未受到太大损伤,仙境的表面也已黯淡,随着尧崇的这一出剑,碑上无数剑痕光芒闪烁,锋锐剑意涌动其间,几乎要冲出万剑碑,斩断锋芒之前的一切。

    万剑碑如此,尧崇本人手中崇明亦是如此。

    而崇明剑灵姬魍亦是将崇明剑魂完全调动,完全不留余力。

    若是一名仙人此刻迎上这万道剑光,或许便是个万剑穿身,瞬间毙命的结局。

    尧崇鲜少以如此决然的姿态出剑,但出剑的对象是东方鑫,那便不能有任何保留。

    就像现在的人间,绝不能对东方鑫有任何退让。

    退让与怯懦,都意味着灭亡。

    为了自己在意的人,为了妖域,为了整片人间……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会倾尽一切出剑。

    哪怕出剑之后,迎接他的很有可能是死亡。

    在尧崇出剑之时,一声剑鸣亦是响彻九霄,仿佛呼应。

    高阳嵩跃上半空,龙渊之剑自上而下斩落,剑鸣若虎啸龙吟,威压十足。

    剑气斩落,仿佛圣龙龙爪落下,无论是何事物,都只有被摧枯拉朽的毁灭这么一个下场。

    至高便无上,所以无人能敌。

    这是圣龙血

    脉威压的体现,亦是高阳嵩贯彻一生的剑道。

    纵然此刻东方鑫的修为无比强大,此刻依然是高阳嵩在俯视着他。

    或许这一剑并无法真正将东方鑫压垮,至少他已做到了最好,日后见到师父师娘,也能自豪的抬头挺胸来上一句,自己没有丢无岸剑峰的脸!

    圣龙剑落之时,漫天花雨已然再临。

    花落语微笑端坐,似是没有感受到双腿上血魔剑伤的痛楚,随意将手一挥,凌霄峰再有桃花满山。

    化开之时,亦有狂风骤起。

    苏义肃立七星坛上,万道灵符在风中燃烧殆尽,化为流火坠落。

    万符大阵的一切力量都已汇入流火之中,每一道火焰看似渺小,实则皆有焚灭一名高阶修行者的恐怖威力。

    只是无论是从哪个方面看去,这样的威力,都不足以威胁到连大锁龙阵都禁锢不住的东方鑫。

    于是九日在那无数流火下方亮起。

    九阳天照,荀日照的一门杀招。

    这一招原本并不叫九阳天照,因为荀日照从未给其起过名字,只是圣阁创立之初,荀日照燃起九日,将祸乱一方的数十头恐怖大妖完全焚灭,那时,整片黑夜都亮如白昼,照彻青天之下一切事物,便有了这么一个名字。

    荀昊不清楚这一招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是将这刻在脑中的法门运用出来,这本就是他最强大的进攻手段,有了苏义与七星坛的帮助之后,威力再上一层,他自己也能感受到焚天轮上的滚烫。

    对待祸乱天下的邪魔,他绝不会留手半分。

    流火落入烈日之中,九道圣火火柱随之坠落,威势比之九道当年江南地区的天诛亦不为过。

    这些火柱的目标仅有一处,便是东方鑫的所在。

    而在凌霄峰的下方,亦有一棍破风而来,天地之间的灵力与仙气似是都被其不讲道理的裹挟在棍身之上,对着东方鑫扫来。

    如此攻势,已可谓是铺天盖地。

    然而最强大的,还是那由协灵阵调动的,万千修行者汇集的灵力。

    灵力如飞瀑倾泻而落。与其余众人的攻势去向相同,只落向那一个人。

    至此除袁雪外,人间凡俗,仙道,俱已倾力出手。

    不灭东方鑫,誓不罢休。

    ……

    万道剑光近在眼前。

    圣龙龙吟震荡四方。

    九道圣火炎柱坠落。

    齐天一棍携天地之力击来。

    协灵阵的灵力几乎可吞灭一切。

    人间众修行者几乎在同一时刻将自己的最强攻势砸向东方鑫。

    东方鑫却只站在原地,平静的伸出手,指尖紫电青芒缭绕,但凝聚在更深处的,还是一股无比雄浑,仿佛已历经数万年岁月,而再过数万年也不会变化的古老力量。

    那是天脉之泉的力量,如今已彻底是他的力量。

    东方鑫看向前方,眼神不悲不喜,只有裸的蔑视。

    人间已与他势不两立。

    但他掌握着人间真正的灵脉,那么这些反抗他的,便是人间的敌人。

    替天行道?

    他便要用事实告诉这天下的所有人,现在,他便是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