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43章 助攻

      143

    这龙吟殿也是够热闹的了。

    这赵王,太子,赵皇后还有向贵妃齐聚一堂了。

    邕晟帝都觉得有些头大。

    尤其是看着赵王这怒气冲天的样子,就觉得此事赵王在这里,更是没完没了了。

    顿时也觉得赵王有些碍眼。

    可这赵王到底也是因为向贵妃受了委屈才会如此的,倒也情有可原。

    只是当杨璨母女到了这龙吟殿的时候。

    也是惊了众人一跳啊。

    这顾千凝脖颈上是缠着纱布,脸色也是苍白一片。

    当然这是菊心精心设计的妆容,在马车上完成的。

    而杨璨却系着面纱。

    母女二人就是这样进了龙吟殿。

    二人下跪请安。

    原本这邕晟帝宣召二人进宫是来问罪的,可是母女二人这般模样,倒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还是赵皇后忙不迭的问道:“千凝这是怎么了?还有璨儿你怎么面纱遮面呢,在御前如此可是失了分寸啊。”

    杨璨低声道:“娘娘,臣女脸上有伤,怕惊了陛下和娘娘。”

    “你怎么了,也受伤了?”赵皇后一脸担忧的问道。

    “你们母女这是怎么了,快叫本宫看看。”赵皇后直接起身走了过去,亲自摘下了杨璨的面纱。

    杨璨的脸虽然是上了药的,但是也红肿一片,而且还有三道血痕,一看就是护甲刮伤的。

    赵皇后抬头不经意的瞥了向贵妃一眼,相比之下,向贵妃脸上的这点伤,真是不够看了,这向贵妃岂不是恶人先告状吗?

    这向贵妃一味儿的说杨璨嚣张跋扈,对她不敬,可看杨璨也好,顾千凝也把,都比向贵妃伤的重啊。

    向贵妃都把人给欺负成这样了,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吗?

    这也是真是够不要脸的了。

    向贵妃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杨璨和顾千凝竟然都有伤。

    可旋即她也就明白了。

    她这脸上的伤是自己后来让人弄的,她可以用这一招,换言之,这杨璨和顾千凝也可以用这一招啊,这大家都一样啊。

    向贵妃顿时有些懊恼,没想到杨璨真的也用这一招,而且下手还挺狠,起码她看着是挺狠的,比自己狠多了。

    “陛下,看璨儿这脸上的伤,还是找个太医来瞧瞧吧,还有千凝这脖子,也得叫太医来瞧瞧啊。”赵皇后回头看着邕晟帝说道。

    邕晟帝的脸色不大好看,幸亏他没一上来就兴师问罪,就觉得事情不大对劲,若是真的一上来就开始数落杨璨,待会儿若是看到杨璨这般模样,还真是不好收场了。

    “不用麻烦了,娘娘,陛下,臣女和千凝已经看过大夫了,也诊治过了,都是皮外伤不打紧的。”杨璨低着头说道。

    “如何能不看呢,来人,去传太医来。”赵皇后吩咐道。

    自然有宫人去了。

    邕晟帝也白了一眼向贵妃,向贵妃肺管子再一次被气炸了。

    她用的虽然不高明,可是也足够被逼了,她倒是不觉得什么,觉得只要能扳倒对手,无所不用其极。

    她以为杨璨肯定不会如此的,可是杨璨竟然也弄的她手足无措了。

    杨璨才不管这么多呢,不管阴招还是损招,能扳倒敌人就是好招,哪里还管卑鄙不卑鄙啊。

    才不管这么多呢,向贵妃可以冤枉她,那她也可以冤枉向贵妃啊,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是了。

    看谁更逼真,更能让人信服就是了。

    “向贵妃,你因为何故把璨儿和千凝打成这样,你自己还口口声声说是璨儿对你不敬,打了你,还把你给赶出来了,本宫倒是瞧着,是你先动手打人在先吧。”赵皇后直接开口质问道。

    她自然是向着杨璨的。

    “皇后,臣妾可没动手打她,是她打了臣妾,顾千凝这脖颈上的伤也跟臣妾无关。”向贵妃否认道。

    “你还说与你无关,若是与你无关的话,你们三人都有伤,肯定是起了争执了,不过是你先打人在先把,把人家打的没办法了才会还手的吧。”赵皇后斥责道。

    “臣妾没有。”向贵妃依旧反驳。

    “都是臣女的不是。”杨璨再次跪了下来:“是臣女不好,惹恼了贵妃娘娘,起因是佳音县主和顾宁馨的事情,是臣女伤了佳音县主,可也是因为佳音县主先对顾宁馨下了绝子药,总归千错万错都是臣女的错,是臣女听到贵妃娘娘说要赏赐千凝一副绝子药来给佳音县主出气,是臣女看到千凝宁死不从,划伤了脖子,这才下令和大内侍卫起了争执,才会把人给撵出去的。”杨璨口齿伶俐,迅速说道。

    杨璨用极为简短的几句话,就说明了事情所有的经过,而且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偏不倚的。

    并且有一味儿的夸张说谁的不是。

    赵皇后却一下子就抓住了话的重点,她对向贵妃冷然道:“贵妃,你还要给千凝绝子药,你逼迫千凝服绝子药,本宫看你真是无法无天了,这刘颖是个什么性子,大家都知道,她和叶之恒那些烂事,上回就伤害到了千凝,千凝大度,没有同刘颖计较,还退婚成全了二人,这回又跟顾家二姑娘杠上了,还给人家下了绝子药,让人家绝育,真真是恶毒至极。”赵皇后提到刘颖,也是一脸的厌恶。

    这刘颖,叶之恒,还有顾宁馨的事情,这些日子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盛京城人人都知道了,自然赵皇后也知道了。

    顾宁馨原本只是一个侯府庶女,想来也没有人知道她,可因为叶之恒和刘颖,她也算是出了名了。

    “你为了这么一个德行有愧,恶毒至极的人,还跑去到璨儿那里胡闹,还把人母女给打成这样子,向贵妃,你也糊涂了吗?”赵皇后指责道。

    “臣妾没有。”向贵妃倒也不着急,反驳道:“臣妾并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即便臣妾对顾千凝的态度强硬了些,可臣妾到底也是陛下亲封的贵妃娘娘,杨璨对臣妾不敬,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即便颖丫头是给顾宁馨喝了绝子药,那又如何,和杨璨又有什么关系,杨璨如今已经同武宁侯府义绝,也不是侯府的人了,她又凭什么逼迫颖丫头喝绝子药,这不是动用私行吗?颖儿该如何处置,怎么也轮不到明安郡主用私刑吧,既然她能用私刑,为何本宫不能用?”向贵妃争辩道。

    之前向贵妃也是用这番说词来堵杨璨的,而今又搬出来了。

    一时间,赵皇后也被怼的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向贵妃说的有些强词夺理,但也能站住脚跟了。

    “贵妃娘娘。”杨璨却淡淡的开口了:“先前娘娘就同臣女说过这话,臣女也说了,虽说臣女已经同侯府义绝,但是馨姐儿是在臣女膝下长大的,也叫臣女一声母亲,自然一辈子都是臣女的女儿,同臣女义绝的是顾鸿,和孩子有什么相干,这孩子被刘颖威胁,跑来找臣女护着她,臣女如何能袖手旁观,而且刘颖当着臣女的面儿,就给她下了药,若是换成是任何一人,都会帮她出头的吧,贵妃娘娘若是以这个理由要责罚臣女,臣女愿意受罚,但是贵妃娘娘不该用千凝来威胁臣女,臣女是个做母亲的,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而今日孰是孰非,请陛下定夺。”杨璨对着邕晟帝恭恭敬行了个大礼,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这也算是让邕晟帝来做主了。

    邕晟帝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啊。

    这事儿也是够乱的了。

    其实孰是孰非啊,反正罪魁祸首是这刘颖,若不是刘颖主动去害顾宁馨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祸事了。

    又是这个刘颖,邕晟帝顿时对刘颖也是厌烦到了极点。

    还有这向贵妃,多管闲事做什么啊?

    这可如何处置啊。

    不管怎么处置,反正到最后总是会得罪一方人的,这个真的麻烦了。

    邕晟帝看着向贵妃,赵皇后,还有杨璨,很麻烦啊。

    他其实对两方,不管是哪一方,都不想弄得太难看了。

    “父皇,不管怎么说,杨璨对母妃动手,这就是大不敬,这是犯上啊,父皇应该狠狠责罚她才是。”赵王忍不住开口说道。

    赵王说这话其实也不太合适,他真的不该开这个口的。

    太子一声都没吭,就是知道这个场合,他不适合说话,可赵王却不管不顾的。

    他既然开口,那太子自然也可以开口了。

    “二皇弟此言差矣,只看这伤势,也知道谁伤的严重了,贵妃娘娘总归也不该这样对待璨儿妹妹,这璨儿妹妹从小长在皇宫,在母后膝下长大的,也是贵妃娘娘看着长大的,纵然不是自己的孩儿,也有昔年的情谊在里头,贵妃娘娘何意狠得下心下手呢?”太子唏嘘的说道。

    这话可是嘲讽向贵妃心狠手辣了,这太子从来都是如此,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能气死个人。

    “本宫自然是不如太子殿下对杨璨,宠爱万分啊,这杨璨刚刚从侯府离开,太子殿下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接到自己私宅里去住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莫不是殿下还在因为当年没有娶到杨璨而惋惜,现在她离了侯府,殿下是要把她纳入东宫不成!”向贵妃冷笑着问道。

    当年赵皇后的心思自然瞒不过向贵妃了。

    不是有句话说,最了解你的不一定是最爱你的人,可能是你的对手,二人做对手这么多年,向贵妃是着实了解赵皇后啊。

    这件事,她知道,太后知道,也就是杨璨本人不知道罢了。

    “贵妃娘娘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孤同璨儿妹妹一起长大,她如今从归宁,南安王府暂时修葺,孤提供一个宅子让璨儿小住,有什么不对的吗?”太子质问道。

    太子对向贵妃也没什么好客气的,这向贵妃说话也太不成体统了。

    他虽然是太子,可到底是男人,名声什么的也没什么,可杨璨却是女子啊。

    尤其是刚刚同夫家义绝,自然不能传出什么难听的闲话来。

    而且太子明知道杨璨和殷城,他自然不愿意横插一脚的。

    当然,当年他是心仪过杨璨,可也不过是觉得杨璨的性情不错,容貌生的又好,他心生爱慕有什么不对的吗?

    怎么到了向贵妃嘴里,这些都成了阴私,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呢。

    “对与不对,殿下心里清楚,也不必同本宫分说,本宫也不想知道。”向贵妃冷声道。

    “太子皇兄当年的确是中意杨璨,这一点臣弟还记得呢,为了杨璨,皇兄还打过臣弟呢,不知道皇兄还记得吗?”赵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子问道。

    赵王故意提及当年的事情,也不过是想让太子和杨璨难堪就是了。

    杨璨看了一眼赵王,这杨璨和赵王的交集,在明安郡主的记忆里也是有的。

    这赵王好色成性,并且心思不正,而且还睚眦必报。

    从小杨璨对他就没有任何好感。

    长大后,赵王几次三番借着酒劲儿调戏杨璨,甚至有一次,在御花园里,还拖着杨璨进了御花园后头的山洞里。

    幸亏杨璨拼死不从,并且用簪子划伤了赵王的脸,这才得以逃脱,不然的话,只怕杨璨都没脸活了。

    赵王年轻气盛的时候,招惹了不少宫女,欠了许多的风流债,都是向贵妃在后头为他擦屁股的遮掩的,这才没闹到邕晟帝跟前来的。

    总归这样的人,杨璨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直到现在,赵王脸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就是杨璨当用簪子划伤的。

    而就这样的人品,赵王还舔着脸对赵皇后说过求娶杨璨的事情。

    杨璨就是瞎了眼,也不肯嫁给这样的人啊。

    真是恶心死人了。

    而当年太子打赵王,就是为了这件事,杨璨一路跑回宫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太子。

    虽然杨璨也整理了衣衫,可头发到底乱了,并且面带泪痕,被太子瞧出了端倪。

    太子自然不好追问,毕竟是男子。

    结果太子就让密阳公主去问。

    密阳公主和杨璨都是女子,而且年纪相仿。

    密阳公主就问出来了。

    当时密阳公主也气死了,非要去杀了赵王不可。

    太子为此暴揍了赵王一顿,都闹到御前去了。

    可当年当着陛下的面儿,太子硬是没把这事儿给说出去。

    当然是为了顾及杨璨啊,杨璨毕竟是女子,虽然二人也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可到底也被赵王占了些便宜。

    如果说出去,肯定对杨璨的名声不好。

    所以太子遭了责罚,也没说明原因,因为这事儿,向贵妃给太子和赵皇后上了不少眼药。

    当时太子都被禁足了,向贵妃还得了协理六宫之权。

    不过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时至今日,赵王旧事重提,倒是也无所谓了,毕竟杨璨孩子都生了三个了,也不会在乎这个了。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赵王对杨璨恨之入骨。

    赵王的脸也没敢说是杨璨用簪子划伤的,直说自己酒醉摔倒了被树枝划伤的。

    虽然现在疤痕也看不大出来了,只是浅浅的一道,可当初,他的确也是恨死了杨璨的。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二皇弟就不要再提了吧,如果在提及的话,大家这脸上都不好看。”太子倒是没有恼怒的神色,却是一脸正色道。

    杨璨知道,太子是为了维护她,才不让赵王继续说的。

    可事到如今,她倒是觉得没什么了。

    “赵王殿下,自从杨璨嫁人以后,咱们基本也没见过几次了,如今再见,赵王脸上的疤痕倒是比从前好了许多呢,看来这些年也用了不少祛疤的神药吧。”杨璨看赵王,满脸嘲讽的说道。

    赵王一提到当年的事情,就觉得也是莫大的羞辱,他堂堂二皇子,对杨璨求爱,却一再的被拒绝,所以才会做了那样的事情,最后还被杨璨划伤了脸逃走了,他如何能不恼羞成怒呢。

    “当年若非你勾引本王,本王也不会保持不住对你做出一些有违礼法的事情,转过头,你却对太子皇兄说是本王强迫你,这件事,本王记忆犹新啊。”赵王颠倒黑白的说道。

    此言一出,更是惊得众人嘴巴都合不拢了,这当年,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向贵妃是知道事情的始末的,赵王当年毕竟年轻,也担心东窗事发,杨璨毕竟是郡主,而且深得赵皇后的疼爱,若是杨璨回去对赵皇后告发他,这可如何是好啊?

    邕晟帝必定会狠狠的处罚他的。

    所以他担心之下,肯定就跟向贵妃说了,向贵妃就教他这番说词了。

    如果杨璨闹到帝后面前去,赵王坚持这番说词就是了。

    可没想到这事儿到底也没闹起来,所以这番说词也就没用的上,直到现在才用上了。

    向贵妃立刻说道:“杨璨,没想到你竟然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当年还勾引赵王。”

    杨璨一点儿也不奇怪赵王会这样说,甚至连一丝意外都没有,有向贵妃这样的母妃,赵王会颠倒黑白,一点也不奇怪啊。

    “我如今总算是知道贵妃娘娘这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工夫是哪里来的,果然是母子一心啊,贵妃娘娘和赵王说的这话,能够自圆其说吗?赵王口口声声说我勾引你,可当年对皇后娘娘说想要求娶我的人是你,不是我,当年我若是真的心仪赵王,为何不答应呢,而且赵王府这些年的姬妾成群,到底谁说谎,一目了然吧,陛下和娘娘也都是英明之人,由不得你们信口雌黄。”杨璨反驳着,并且仍旧是一脸的不屑。

    这向贵妃母子的确是难成大器,向贵妃虽然有些智谋,可是都是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小算计,怪不得把赵王给教成了这样子。

    若是有赵皇后这般国母的气度,赵王也不会这样阴险狡诈,惹人厌烦。

    邕晟帝看着这一幕,真的是脑壳疼啊,这现在都牵扯到二十年前的陈年旧事了。

    其实这件事,邕晟帝未必一点儿都不知情,毕竟当年也是发生在宫里的事情,可到底也是没闹到他面前来,还有赵王到底没得逞,遮掩过去也就是了。

    可今日借着向贵妃的事情,竟然旧事重提了。

    真是麻烦死了。

    邕晟帝说起来,就是个和稀泥的人,但凡能糊弄过去,就不想把事情闹大。

    可这一个个的,似乎是不把事情闹到不罢休的架势啊。

    谁也不愿意服软,事情就僵在这里了。

    杨璨见邕晟帝一直默不作声,心里也忖度出邕晟帝的用意了。

    她不会让邕晟帝这么和稀泥的,她今日为了对付向贵妃,都自残了,怎么可能这么轻轻揭过去呢。

    “陛下,臣女自知今日的事情让陛下为难了,臣女自幼失了父母,是陛下和娘娘抚养臣女长大的,陛下和娘娘对臣女恩同再造,臣女也日日都在父王和母妃的牌位前感激陛下和娘娘,今日的事情,如果陛下觉得为难,臣女任凭贵妃娘娘处置。”杨璨又磕了个头说道。

    杨璨说这话,赵皇后听的十分动容:“陛下,当年南安王为国捐躯,王妃殉情,就留下璨儿这么一个血脉,这可是忠臣良将之后啊,若是没有南安王浴血奋战,战死沙场,哪里有北境这些年的安稳,陛下,若是咱们就这么看着璨儿受委屈,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南安王和王妃啊。”赵皇后说着也跪了下来。

    这番话说的可是大义凛然,没有半点私心了。

    连邕晟帝这脸上都挂不住了,虽然南安王死了这么多年,可到底他英雄事迹,也是不能被人所遗忘的,提到南安王,令人想到的就是忠义。

    这忠臣之后,自然是要被优待的,哪怕是杨璨犯下什么不严重的过错,也不会如何。

    可问题是,杨璨没犯错啊,是向贵妃母子和人家过不去啊。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真的是有点作,向贵妃母子太作了。

    向贵妃这肺也要气炸了。

    没想到杨璨又拿着自己的身世说事儿了。

    这南安王都死了多少年了,还说起来没完没了了。

    这话向贵妃也是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嘴上可是一个字也不敢说的。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想要重重的打击杨璨是不可能的了。

    “陛下,臣妾知道,臣妾也让陛下为难了,臣妾知道明安郡主是忠臣之后,即便是对臣妾有些不敬,臣妾也该忍让的,臣妾不追究就是了,臣妾不让陛下为难了。”向贵妃连忙说道。

    邕晟帝听了这话,心里也舒服了好些,总算是能糊弄过去了。

    可他还没开口呢。

    宫人进来禀报:“陛下,娘娘,太后娘娘风驾到。”

    一语出,众人皆是一惊,要知道,这太后娘娘已经好几年没踏出寝宫一步了。

    这几年新进宫的妃嫔都没见过太后的面儿。

    就连向贵妃也只是在大年初一,位分高的妃嫔去给太后请了个安,不过是点了个卯就走了,的确也就是只请个安而已。

    多一句话都没说。

    而今这太后怎么会好端端的出宫了呢。

    不单单是向贵妃想不通,是大家都想不通啊。

    不知道太后为何会出宫来此的。

    “快请太后进来。”邕晟帝也是有些吃惊的,他也好些日子没见到太后了。

    上回去请安,正好赶上太后午睡,也没见他,他素日里也是朝政繁忙,去慈安宫的次数也不多,这母子二人说起来,也是好久未见了。

    太后倒是步伐矫健,进了正殿。

    而却扶着谢景灏进来的。

    谢景灏一来,杨璨算是安心了。

    没想到这谢景灏还真是厉害,竟然真的把太后给搬出来了。

    杨璨算是看出来了这邕晟帝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真是应了小福子说的那话。

    这邕晟帝心里到底还是向着向贵妃母子的,当然,人家向贵妃是他的枕边人,而赵王可是他的儿子。

    而她杨璨,到底是个外人。

    不然的话,也不会把她给宣召进宫来,一开始也是打算兴师问罪的吧。

    若不是她的苦肉计,那现在居于下风的就是她了。

    “给她太后娘娘请安。”众人一起下跪行礼。

    邕晟帝也起身相迎:“儿子见过母后。”

    “皇帝不必多礼。”太后扶着谢景灏坐到了正座上。

    邕晟帝也陪着坐了下来。

    众人还跪着。

    “都起来吧。”太后摆了摆手说道。

    众人这才起身。

    赵皇后笑道:“母后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可是有事吩咐,母后若是有事,大可吩咐儿臣一声,如何劳烦母后亲自过来呢。”

    太后对于赵皇后这个儿媳妇还是比较满意的。

    “哀家是来瞧瞧哀家的侄孙媳妇的。”太后直言道。

    谢景灏和顾千凝的事情到底还没过明路,多数人都还不晓得。

    只有镇南王府和杨璨几人知道罢了。

    如今和武宁侯府义绝了,更是不用武宁侯府管了,这亲事杨璨就能做主,如今却到了太后跟前儿,杨璨听着太后这意思,是要亲自做主吗?

    她却不好开口说话。

    可是众人也是心里犯嘀咕啊,虽然这太后娘娘没说自己侄孙媳妇是谁,可人人都知道没说的肯定是谢景灏的未来媳妇。

    可这在场的人,能够达到标准的也就是顾千凝了。

    而且单看外表的话,这两个人倒是真的挺相配的。

    众人都沉默不言。

    太后眸光四下打量了一番,自然一眼就看到顾千凝了。

    这顾千凝今日穿了一袭浅紫色衣裙,外头罩着一件月牙色轻纱,腰间系着粉色的腰带,十分素雅的装扮,简单的发髻,攒着一支碧玉簪花,没有多余的配饰,这样的素衣淡妆,在这华丽庄严的宫殿里,又有赵皇后端庄高贵的装扮,还有向贵妃鲜艳亮丽的容颜。

    可是她即便是站在人群中,也能叫人一眼就看到她。

    气质出尘,说的就是她吧。

    只是脖颈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倒是叫人看着生出了几分怜惜。

    “明安的大丫头是哪个,到哀家身边来。”太后直接喊道。

    这可是十分亲昵的称呼了。

    顾千凝自然走上前去,:“臣女顾千凝给太后娘娘请安。”

    “哀家这老眼昏花了,你到哀家身边来,让哀家好好瞧瞧你。”太后说道。

    顾千凝自然走上前去。

    谢景灏就站在太后身边,她也走到太后身边。

    “太后。”顾千凝轻声唤道,清凌凌的眸子里没有一丝躲闪,反倒是大方得体。

    这无疑让太后对她更是生出了几分好感来。

    这一眼看过去,就看的出来,是个不错的姑娘。

    自然配得起灏哥儿了。

    “果然生的极好,和灏哥儿是天生一对。”太后赞不绝口。

    “太后您谬赞了,臣女愧不敢当。”顾千凝客气的说道,依旧是应对得体。

    她说着飞快的看了一旁的谢景灏,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

    谢景灏更是,两个人这番眉目传情,自然瞒不过太后的眼睛。

    看来两个孩子对对方也是十分满意的,太后自然是巴不得了,她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谢景灏能寻个可心的人,现在总算是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