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说话好使!

      “两全齐美?这话一听就知道很扯,尤其是从第三方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

    朱雀门主微微仰着头,一副老子真的很高傲的样子,但跟他隐隐交锋过的刘奈却是知道,这货阴着呢!

    “好吧,如果小朱门主觉得这么说不好,那就换个说法,三全齐美!怎么样?”刘奈保持笑容面对屈大学士和朱雀门主。

    果然,这话一出小朱真的安静了下来,屈大学士也是一副认真听你忽悠的模样。

    “其实屈大学士要的是齐国昌盛,而朱雀门主要的是重回大秦皇朝,既然目的不同,其实就没有一定冲突这一说。”

    朱雀门主眉头紧锁,不冲突?齐国不乱怎么干扰琉璃仙宗的计划?不破坏琉璃仙宗的统一大业,他哪有功劳回到大秦皇朝?

    “而我的目的其实大家也应该都能够想到,就是复仇!”刘奈顿了一下接着道:“这么看得话,其实大家在各自目的之中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琉璃仙宗!”

    “未必吧!”朱雀门主瞥了一眼屈大学士,“琉璃仙宗是齐国的靠山,若是将琉璃仙宗搞倒了,齐国以后将会举步维艰,这位大学士难道想要见到?”

    屈大学士眉头微皱,不屑的笑了笑,“复仇不意味着要让琉璃仙宗消失,再说,你哪来的信心琉璃仙宗会从此一蹶不振甚至被搞倒?”

    朱雀门主好笑道:“天下案首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我只是说要复仇,可没说要团灭琉璃仙宗啊!再说琉璃仙宗说到底是一个门派,只要是门派那最重要的就是人,而不是什么地盘或者法宝之类的东西。那你知道琉璃仙宗多少人吗?就算你能够灭掉现在的琉璃仙宗,那一旦这些人中有念念不忘,随便立个山头说自己是琉璃仙宗,你还能挨个找上门去?”刘奈这话其实说的很真诚,他也确实没有想过将琉璃仙宗的人都杀光,嗯,这也办不到。

    “那你什么意思?”

    “虽然不能彻底灭掉琉璃仙宗,但让其失去南方大陆的主导地位还是可以的。再说,你太小看一个国家的生命力了,即使没有了琉璃仙宗做靠山,齐国也不会轻易被灭掉。再说,难道一个靠山没了,不能再找另外的靠山吗?你们朱雀门是做什么的!”

    刘奈的话让屈大学士和朱雀门主沉默了片刻,刘奈的意思他们当然明白,不是就是大秦皇朝嘛,可问题是大秦皇朝太远,最多算是名义上的靠山,实际方面根本来不及给什么帮助。再说就算名义上也没有那么简单,他们毕竟只是一个不被重视的部门,可没有权利决定是否庇护某个小国。

    不过他们都想到了,刘奈自然不会考虑不到这种问题,再次笑道:“未来无论这片南方大陆有什么变化,其实对于凡人来说都不会改变什么。依旧要帮各仙门挖资源,依旧要每日为了生计而奔波。皇朝是皇朝,仙门是仙门,仙门不会去为了管理俗世而浪费时间,所以俗世依旧属于皇朝。有大秦皇朝这个例子在前,只要仙门的人不傻,就不会任由俗世统一在某个皇朝之下。”

    “咦?这是为何?”

    “很简单啊,因为俗世国家可以统一,但各个仙门却没法统一。两者对于资源的统合力度是有着决定性差距的,如果南方大陆真的有谁统一了所有俗世国家,那未来唯一的结果就是,一个类似于大秦皇朝的国家在南方大陆崛起,同时威压所有南方大陆仙门。”刘奈抿了一口茶,云淡风轻般的做出了一个预测。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倒是让其余两人不得不重视,毕竟刘奈是写出《文化论》的人,其对于国家的认识远超所有同时代的人。

    “想要强盛说到底还是要靠资源,就算国家统一了,但由仙门牢牢把持的资源,我不信国家能够强大到推翻仙门的地步。”朱雀门主皱眉反驳。

    刘奈也不杠,就是反问了一个问题,“小朱门主可知道多少银钱可换一块灵石?”

    “……”

    朱雀门主有点懵,还有人用银子换灵石的?谁这么蠢?

    却是屈大学士捋着胡须答道:“据老夫所知,在矿脉之外,十两银子一块灵石收。”

    矿脉?朱雀门主恍然,一座矿脉往往绵延极大极广,修士相对比起凡人来还是稀少的,所以监工什么的不现实。再说金丹之下的修士没法让神识外探,也不存在什么监工的说法。

    因此宗门修士都是在矿脉外利用银钱直接从矿工手中收灵石,这个价格自然也就压得极低。

    刘奈转头又望向屈大学士,“那大学士可知十两银子一块的灵石是什么品质?是多大?其中有多少杂质?”

    这回都懵逼了,这谁分得清?所有灵石都是天生地养,其中蕴含多少灵气全不一样完全无法通过统一标准测定。

    “那你们知道为何现在拍卖时修士支付使用的灵石都是规格基本相同的吗?”

    轰!刘奈的这个问题直接让两人心中巨震,对啊,为何?修士们就跟前世的普通百姓一样只会花钱却不知道一张钱要经过多少道程序才能制作出来。

    刘奈笑道:“那是因为矿工们虽然没有辨别灵石品质的能力,却有着靠重量做最基本判断的能力。如果十两银子是定额价格的话,那么交更重的灵石就意味着吃亏。所以矿工们就会私下里统一标准,将同样大小规格的灵石上缴。而更大的灵石或者稍小的灵石藏起来,这一部分灵石的去处就五花八门了,不过这也是散人修士的求生之道。”

    屈大学士和朱雀门主沉默不语,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不被他们重视的凡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决定了修士们使用灵石的规格标准!

    “同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前人说凡俗是修行界的基础,这可不是客套或者安抚凡人的话,只不过现在很少有修士能够理解其中的道理。同样的,如果一个统一的皇朝开始在各个方方面面隐瞒宗门,那么无论是琉璃仙宗还是扼道山,他们甚至都没有能力发现这些看似毫不起眼的角落。但个一点点丧失的,琉璃仙宗的主事人想要让宗门代替皇朝的想法也有其道理。只能说,在各种细节的把握上,其不足以掌控这么大的局。

    屈大学士和朱雀门主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了刘奈的意思,“就是说,这一场统一战将注定不会出现统一的皇朝!”

    “不会!扼道山不需要,琉璃仙宗不允许,所以当齐国与无常国最后汇聚之时,两者必有一战!而且这一战,说不得还会由琉璃仙宗挑拨发生,但在此战中,琉璃仙宗怕是不会参与!”

    这是鹬蚌相争之计,利用的是无常皇的贪心。只不过琉璃仙宗显然小瞧了无常皇的贪心与智慧,人家早就看透了,不然怎么会暗中收集亡国气运?

    只是无常皇虽然在加强自身气运,可也有自知之明,靠着这种程度是无法反抗琉璃仙宗的,所以他将目标放在了齐国身上,只要以绝对的优势压住齐国,凭借摧枯拉朽之势将齐国灭掉。他保留的力量越多,琉璃仙宗就越不会轻易对他动手。

    屈大学士点点头,听了他对于局势的分析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刘奈字里行间没有说什么具体的情报,但无论是从人性还是以史为鉴的角度来说,都有理有据。

    “那以你的看法,如何做到三全齐美呢?”

    终于说到正题了!

    刘奈双眼渐渐犀利起来,“很简单,齐国内乱越快解决越好,然后大力发展军事力量,在最后与无常国对碰阶段,将琉璃仙宗拉进来!这一场大战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让琉璃仙宗也出上几斤血!”

    “……”

    屈大学士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考虑成功率,但朱雀门主却是听的一阵脸皮抽搐。

    好家伙!‘几斤血’?听听这形容词,这是恨琉璃仙宗有多深啊!

    屈大学士点头认可却又有些为难道:“办法是个好办法,如果真将琉璃仙宗拉入局,那么一场大战下来,统一的皇朝肯定不会出现,琉璃仙宗的实力也将大幅削弱,我齐国也能得保,门主也能因为功劳而请求调回大秦皇朝。只是这其中有一个关键问题,如何将琉璃仙宗拉入局呢?”

    “对啊,如何拉入局?”朱雀门主充满期待的看着刘奈,他有种预感,这小子说的虽然天马行空,但好像成功率意外的高,嗯,这是要搞事情啊!

    刘奈挑了挑眉毛,“无常皇修炼邪法豢养僵尸如何?”

    “功法正邪全在人,以功法论正邪怕是不足采信。”屈大学士摇头。

    “若那僵尸是曾经的敌国大梁皇呢?”

    “无常皇完全可以狡辩说那是报复心作祟,何况他是帝王又不是大儒,私德有亏算不得什么。再说大梁皇既然已经是僵尸了,对于琉璃仙宗其实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了。”朱雀门主挥挥手不在意道。

    “那若是无常国勾结扼道山呢?”

    “……”

    屈大学士和朱雀门主齐齐翻了个白眼,人家勾不勾结扼道山是你说的算吗?

    刘奈嗞溜一声喝口茶,无常国是否勾结扼道山,还不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