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三十五章:过城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崔林急忙问道。

    "老爷,外城大门外面好像有一大批黑甲军士,上面打着赤龙的棋子,小人眼拙,应该是永定军”。

    崔林有些惊慌的穿上官衣,从外间直奔出去。

    “什么时候来的。”崔林问道。

    “来了有半个多时辰了。”

    “回禀老爷,方才小人在城门外执守,马上就要关城门的时候,就在这时,来了一群黑甲杀神一番,都是连话都不说。”

    “嗯,那,可有其他的队伍吗?”

    “没有,就这一群队伍”

    身侧的衙役对着崔林道:“大人,听说来的是永定军的一个军将指挥使,不过从九品不入流的武将,不用这么正式吧。”

    “那军将姓甚名谁?”崔林道。

    “听说姓孔,好像说是永定军的一个骑兵指挥使,外城足有七八百人的队伍。”那衙役道。

    “管他是谁,这些丘八配军莫要多理会,我去也就是问问,他们想干什么,不过是例行公事,毕竟这永定军可是个异类,他们那位刘侯爷可是谁都敢动刀子的主。莫要招惹他们便是。”崔林说道。

    “他们说要过京兆。”那衙役道。

    “通关文牒呢?但是军部动作,调动人马,都是需要兵部报备,然后下了明文的,否则他们想要从城内传过去,怕是不行!”崔林眉毛一挑道。

    不大的功夫,崔林已经来到外城一侧,京兆府作为连接延州、麟州的要塞之地,每日里出行穿城,都是有时间要求的,此刻已然是傍晚时分,大门即将关闭,可是这一队人马却是已经来到大门前了,崔林望着眼前这一队足有四五百人的骑兵队伍,各个身披黑甲,当先的一个大个子骑兵擎着一柄赤龙旗,领头的正是永定军的马军指挥使孔大牙。这个孔大牙也是曾经是西军里的悍将,若不是为人太直,升迁无望,也不会投了永定军,凭着他厮杀这么多年的经验能力,很快就被升为了马军八营的指挥使。麾下也有四百多人的队伍,平日里也是被韩世忠管辖着作为得力的将官使用,这一次,韩世忠收到延州和麟州传过来的急信,便立刻带着大军前来。只是大军行进缓慢,作为前锋的孔大牙便早早的出击,直接快马加鞭的来到京兆府,算是最快的一批永定军骑兵了。

    孔大牙本就是西军出身,挺说与延州、麟州被围,当真是忧心自己曾经的那些老伙计,所以更是不吝惜马力,全力奔驰救援。

    “来将姓名!!”崔林炸着胆子问道,毕竟自己也是个从四品的文官。面前这个丘八军将也不过是个九品不入流的指挥使。加上大宋的文恬武嬉,文官对武官的轻视可谓是人尽皆知。因此面前这群永定军的骑兵杀气虽然重,崔林仍旧要保持文官的清高,故意问道。

    “永定军马军第八营指挥使孔大牙,见过相公!!标下现在要去延州府,我奉我家韩都统之命,前去支援延州,请相公行了方便!开了城门,我等这穿过!”孔大牙拱手对着崔林道。

    “哦?是永定军的孔将主,敢问你们的城防调令呢?”崔林道。

    “没有!”孔大牙道。

    “兵部的行文呢?”崔林又问道。

    “也没有!!”孔大牙有些不耐烦。形势紧急,这个家伙居然还在这管自己要这个要那个。自己也是奉了韩将主的令而来,哪有什么兵部的行文。

    “这·个嘛就不好办了,本官没有通关文书,也不好放你们过去啊!不如,你们就在外城一侧绕过去,也能去延州、麟州附近的。”崔林似乎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样你不用找我,我也不会烦你啦。

    孔大牙一皱眉说道:“从外城直接穿过去,比从城外绕路近二百余里的路程,还望大人通融!!”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到了时间,那便不允许过了,再说你们也没有兵部行文。关防调令,本官便不能放你们进去了。”崔林一副公事公办的道。

    孔大牙一咬牙,翻身下马,拱手露出笑脸道:“还望大人体谅,前方战事吃紧,还请崔大人行个方便吧!”

    “孔将主,你这就叫本官为难了,非是本官不让你等穿城,乃是你等既无通关文牒、又无兵部行文。本官也不敢放你们入城,这大宋军队驻防之地都是各有要求,不允许随意进入内城,难道孔将主不知道?”崔林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崔大人某要为难,标下奉了我家韩都统的将领,只是穿内城过,直奔延州,不会停留,也是不会叨扰百姓的!”孔大牙说道。

    “孔将主,非是我不近人情,这不能就是不能,还请将军海涵吧!”崔林道:“只要您拿出通关文牒或者兵部行文,我一定打开内城送您出去!”崔林道。

    “前方战事吃紧,实在耽搁不得,还请崔大人见谅啊!”孔大牙好话说尽。

    “不行便是不行,你们还是从外侧城郭绕道吧!”

    “咱家就问你,是不是就是不让穿城?”孔大牙终究是上了火气,眼中腾一下,眼神如同冒火一般,死死的盯着崔林。

    “就是不能放行,佷··你这家伙,还想什么?想要硬闯不成?”那崔林急忙道。

    “你这狗官!!老子好话说尽,你就是不听!前方战事吃紧,你竟然还敢拦住我等,当真老子是泥捏的一般,没有一点火气么!!”孔大牙怒火也上来了。

    “佷··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京兆府的知府,你这厮胆敢向我动手不成?”崔林色厉内荏道。

    “老子管你是什么京兆府的知府,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今天也得给我放了。”孔大牙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一怒之下便抽出了腰间的长刀,直直的抵在崔林的脖子上。锋利的长刀已然在这个京兆府知府的脖颈间轻压了下,轻轻一用力,便可以直接让这位崔林命丧当场了。

    “孔将主··孔将主,咱们都会为了大宋,不分彼此,还请孔将主莫要激动。本官这··这就开门。还请收了兵刃吧。”崔林害怕了,急忙的对着孔大牙道。

    孔大牙收了长刀,一把抓过那崔林,提到马上,对着崔林道:“崔大人,得罪了!!”说罢便一码当前直奔内城而去。

    一队队人马,如同黑夜里的飓风一般,直直的奔着那延州之地而去。

    孔大牙是最后一个穿城而出的永定军骑兵,,将马上的崔林一把仍在地上,对着崔林说道:“崔大人,得罪了!!”

    说罢。便随着骑兵的队伍,直直的追了过去,向着茫茫满夜色行进。

    麟州府内,高世宣此刻已经不知道放了多少箭蔟,这位西军中的射箭魁也忘了自己拉碎了多少个功体,射杀了多少城墙之上的的金人身首,为了不浪费自愿,高世宣要求,敌人能力强,必须要放到近处打。

    他可是还低估了金人的攻势,一排排巨大的投石车、不要命的女真亡命徒,真真是如同苍蝇群一般,一层一层的烀了上来。是怎么也赶不走。

    完颜希尹此刻在麟州府下,高声对着一众女真战士凝重的说道:破了这城墙上的人,咱们大索三天!!

    “谷神说话当真?”一个完颜希尹身侧的一个亲卫道。

    “当真!”完颜希尹道。

    希尹望着墙垛1楼上还在坚持的高世宣道:“你们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我很佩服你们这群宋军的韧性,怎么样,我你只要开门投降,我便和四太子举荐你,让你做我大金的高管!!”

    “做你的百日梦吧!”高世宣狠狠啐了一口。抖了抖自己手里的长弓。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咱们还有多少的床子弩?”

    “还有五台,箭蔟不过都所剩无几了。”一个一脸泥土的。

    高世宣猛地抽出一杆箭蔟,拉弓如满月,瞄准了后,手握住了,便瞄准那个完颜希尹的,这位宋军的神射手。去和手法看。

    谷神正在自得,忽然一只利箭飞射过来,潜意识的一个保护,猛地一侧身,那利箭却是顺着自己的耳朵边擦过去了,吓的谷神肝胆迸裂。

    忽然又是一只利箭射来,却是射一下射中了自己身后的大旗了

    “咔剌。”大旗居然被一箭射倒了。

    “保护谷神!!”几个亲兵急忙用身体挡住了危险。

    “放心,我死不了的,告诉中军的人把大旗给我立起来!”

    “遵命。”

    高世宣此刻已经快到了强弩之末,亦是大口喘息这,便已经累的脱力,实在没有精神再去拉弓东西了。

    大批大批的金人,此刻如同潮水的半的东西都带进来了。

    “将主!您要不先走吧!”一个亲卫关切道。

    我走了?咱啥时候抛弃自己家的不挂就能农展”

    来吧!金狗,还有什么罩子没用的!老子一并接着便是了!

    激战三天;城内守军损失惨重,外城之外,金狗与西夏人达成了一致,肯定是要求和力量围困麟的,而延州已经龟缩到了内城,如今很快内城也要解决了。